星期四, 4月 17, 2014

為寶寶做的第一件事情

自從決定回台待產之後,我就一直在思索,漫漫孕期,總不能飽食終日,無所事事的,應該找些事情來做,也曾想過,不如來好好地考個雅思,萬一阿良要申請澳洲的永久居留權,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只是當我打開單字本,一整個人就開始犯懶,背了兩個單字,就再也沒有翻開這本書。碰巧在PTT的媽寶版看到類似的討論串,不少媽咪們都分享自己打發孕期的方式,除了看看影集之外,還有一些媽媽開始學習裁縫、針織,替小寶寶製作衣服。

我向來對於針線這種細活沒轍,國中的家政作業─縫玩偶,還是媽媽幫我完成的,一想到就覺得頭痛,再加上迷信的媽媽也不准我在孕期拿針、動剪刀,所以裁縫這個念頭,大概只在我的腦海存在過0.1秒。突然看到網站正在促銷的可愛毛帽,立刻興起「我也可以幫寶寶織一頂啊!」這種天真的想法,於是時常興之所至的我,馬上就到手工藝品店報到。

在跟老闆娘說明來意之後,老闆娘先讓我挑了想要的毛線花色,我選了一捆柔和、中性的混色毛線,接著就請老闆娘教我最簡單的毛帽織法。當她聽到我什麼都不會,連起針、上針、下針都一竅不通,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直接問我,「妳真的有心要織嗎?該不會只是一時興起,之後就不會再來了吧?」這樣的說法著實激怒了我,雖然我的女紅是不怎麼樣,但是我就不信區區一頂小帽子能夠難倒我!所以我豪情萬丈地回應,「我絕對會織完這頂帽子。」

老闆娘就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之下,教了我最基本的針法,還要我先買一捆便宜的毛線,叫我先練習一回,再正式織毛帽。本來在店裡練習得很順手,沒想到回到家之後,頓時就像得了失憶症,織得亂七八糟、歪七扭八,只要想到這種醜東西是要戴在寶寶的頭上,我就覺得罪孽深重。拿了一堆支離破碎的「殘留物」給老闆娘檢查之後,果然沒有得到好臉色,就在她邊罵邊教之下,我默默地含淚回家,決定化悲憤為力量,繼續努力。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弄爛一捆便宜毛線之後,我終於織出一點像樣的東西了,抱著誠惶誠恐的心,拿去給老闆娘鑑定,沒想到居然獲得「第一次拿針棒就能織成這樣,算是很好了!」的稱讚,也許是感受到我的誠懇,老闆娘也開始跟我談天說地,不斷跟我分享她收看韓劇的心得,極力跟我推薦當前正夯的「來自星星的你」,提起金秀賢,她也露出跟兇我的時候截然不同的嬌羞表情。



所以我的第一頂毛帽就這樣完成了,只是我織得不夠緊密,所以變成一頂「比較大」的帽子,弟弟看到成品之後,馬上就說,「這是要給他五歲的時候戴嗎?」不過從無到有、從一臉茫然到獨立織出一頂帽子,我可是對自己感到非常驕傲,於是不懂得見好就收的我,想要替寶寶的把拔織一條同樣色系的圍巾,然後再幫寶寶織一頂小的紅色毛帽,讓他可以在過年的時候戴著跟阿罵們討紅包,請期待我完成的那天吧!


星期一, 4月 14, 2014

懷孕22週的產檢+高層次超音波檢查

早在上回產檢的時候,我就已經向遠華預約高層次超音波的檢查,因為高層次超音波的檢查項目包含:1.脊椎(頸椎、胸椎、腰椎、薦椎、尾椎等)、2.腦部(顱骨形狀、小腦、大腦側腦室、脈絡叢、透明中膈、後頸皮膚 厚度等)、3.顏面部(眼距、上顎骨、上唇、兩耳、臉部側面輪廓等)、4. 胸部(肺臟、心臟四腔圖、心室出口、肺動脈分支、主動脈弓等)、5. 腹部(胃腸肝膽腎臟膀胱等臟器、橫膈膜、前腹壁、臍動脈數目)、6. 四肢(上臂、前臂、手掌、大腿、小腿及腳掌)、7. 外生殖器、8. 胎盤位置、9. 羊水量、10. 子宮頸長度、11. 彩色都卜勒超音波檢查臍動脈及子宮動脈血流,所以比起一般的產檢,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通常一個下午只能安排2-3個名額,於是我就提前將近一個月預約,順便進行22週的例行產檢。

下午一點,我和表妹便準時到遠華報到,掛完號,就是進行慣常的尿液、血壓、身高、體重檢查。這次產檢的體重比上次產檢的體重又多了兩公斤,所以我就被護理師小小地念了一下,「一週只能增加0.5公斤喔!所以媽媽你應該只能胖1.5公斤而已,可能要開始注意飲食了,要避免甜食跟油炸物喔!」雖然護理師的口吻很和善,但是我還是覺得有些尷尬外加不服氣,明明護理師的桌上就擺了珍珠奶茶,卻殘忍地叫我戒甜食,而且她的身型似乎比我更需要忌口,不過生性俗辣的我,還是默默地點頭,認命接受孕婦就要吃得更健康的宿命。


替我進行高層次超音波的醫生跟產檢的醫生不同,害我有點小緊張,不過醫生動作非常輕柔,遇到寶寶不配合的時候,也不會搖晃或是按壓我的肚子,只是先跳過此一項目,之後再回頭檢查。因為高層次超音波是使用2D影像,所以許多部位都是藉由醫生的耐心解說,我才明白,不過我必須承認,有些部位就連醫生解釋了,我還是看不出來。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檢查之後,寶寶的各項器官、五官健全,四肢、手指、腳趾也正常,臍帶、胎盤、羊水也都良好,唯一讓醫生稍稍感到訝異的,就是寶寶的四肢長度,醫生在測量寶寶的上臂、下臂以及大腿、小腿長度時,突然問我,「妳是幾公分?」還順便瞄了一下我的腿,我疑惑地回答,「163公分,怎麼了嗎?」醫生接著又問,「那老公幾公分?」我也老實地回覆,「178公分。」只見醫生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你的寶寶手腳都非常長,大概大了實際週數兩週。」這下,換我緊張,我趕緊問醫生,「那這是正常的嗎?我會不會很難生?」醫生笑笑地回我,「這就跟有人長得高、有人長得矮是一樣的道理,好不好生並不只是因為身高的因素,不用擔心。」於是我也稍稍安了心。

直到最後進行到生殖器的檢查,這才給我來個大大的回馬槍。醫生照了照,直接說,「應該是個小女生喔!」我馬上跟醫生反應,「可是產檢的醫生說是男生耶!」醫生皺了皺眉,又問,「產檢醫生是哪週告訴你的?」我回他,「產檢以來,醫生都說是男孩。」所以醫生又再說了一次,「可是我覺得不像男孩耶!可能之後要再確認一下喔!」

聽到寶寶的性別可能翻盤,一時之間,我也茫然了,明明我就已經做好寶寶是個男孩的心理準備,在尋找胎教書籍、文章的時候,也特別留意男寶寶的教養問題,現在醫生卻突然宣布這個消息,到底叫我情何以堪?所以當醫生再次告訴我,寶寶的一切發展都非常健康,我只是無語地看著他,就拿著剛出爐的報告,恍惚地走出檢查室。

回家立刻跟阿良報告這個消息,沒想到把拔聽到醫生稱讚寶寶的手腳修長、器官健全就得意得不得了,完全不理會馬麻對於性別的糾結。雖然我也知道生男生女都是我的寶貝,但是我就是想要一個確定的答案啊!我想要知道該去買什麼顏色的費雪小海馬啊!把拔聽到我的無聊煩惱之後,直接霸氣地說,「把拔兩個顏色都買,他想要抱哪隻都行!」



星期五, 4月 04, 2014

培養母愛的好幫手─《媽媽,我是為妳而來的》

初期的害喜減退之後,我也開始準備攝取一些「當媽媽」的知識,深怕完全處在狀況外的我極有可能抱著新生兒一起痛哭,除了搜尋育兒論壇的文章之外,我也到書店購買一些親子教養的書籍,希望能夠從養胎、胎教、教養各方面著手,讓我的兒子可以成為一個天使小孩。

某天,我在誠品隨意瀏覽關於哺乳的書籍,突然被一本書的標題所吸引,「日本第一胎內記憶醫師 告訴媽媽3500個胎兒的感謝」,我便好奇地翻閱一下,沒想到內容非常有趣,我就直接買下,想讓孩子的爸爸也知道書上所說的觀點。

《媽媽,我是為妳而來的》是由專攻胎內記憶、出生記憶的日本婦產科醫師池川明所著,針對3500名以上的0-6歲孩童發放問卷,詢問關於他們在母親子宮的的記憶,結果居然發現,部分孩子擁有胎內記憶,除了感覺媽媽的子宮是溫暖、黑暗之外,也記得爸媽對他們說過的話語或是週遭環境的變化。

最讓我感到訝異的是,有些孩子甚至說出,「我是自己選擇媽媽出生的!」當小孩回憶住進子宮前的記憶,他們是這樣說的,「天空有很多跟我一樣小的小孩,還有很多大人在照顧我們。大家從空中往下看,決定要去哪個家後就會降落。我也是這樣決定到媽媽這裡的。」、「爸爸跟媽媽是我自己選擇的。我跟不認識的叔叔在空中飛,然後聽到這個家裡傳出笑聲。叔叔問我選這個家好不好,我就回答他『好』。」雖然這些童言童語也許並非全然可靠,但是卻給了我勇氣,儘管寶寶並非是在我們準備萬全的情況之下來臨,但是他還是選擇了我們,我想他一定是非常信任我們,這也讓我產生一種要好好為寶寶加油的心情。

特別是書中也提到「好的生產」的部分。由於孩子是自己選擇來到這個世界,並非全然被動,所以他們也會自己決定想要出生的方式,生產應該是媽媽與孩子的一種協力,讓孩子在他想要的時間,以最自然的方式誕生。儘管醫生也強調,危急時刻,醫療行為的介入也是必要的,但是除了顧慮小孩的生理安全之外,也要顧及小孩的心理感受,相信生命帶來的力量。這樣的言論也帶給我很大的啟發,其實我一直在思考「剖腹產」與「自然產」的優缺點,因為我實在非常害怕陣痛帶來的痛苦,想要乾脆跟醫生約好時間,直接剖腹,讓自己少受點苦。不過看了這本書之後,我已經下定決心要採用自然生產,為了生產能夠順利,我也開始做一些合適的伸展運動、骨盆運動,希望能給寶寶一些幫助,讓他可以順利地跟我們見面。

雖然這本書沒有提供任何實質的知識,但是它卻給我一些心靈的安撫,就算未來在育兒的路上遭遇挫折,我想這本書的內容也能提供我些許的力量,讓我繼續向前走。

星期六, 3月 22, 2014

懷孕18週的產檢

3/13又要做18週的產檢,這次由兩位表妹陪我一同前往。到了遠華,掛了號,就開始例行的尿液、血壓、身高體重的檢查。本來低血壓的我,收縮壓總是不到100mmHg,舒張壓則是都落在50-60mmHg,懷孕之後,我的血壓大多維持在100-110mmHg/60-70mmHg,皆在孕婦血壓的安全範圍之內,因為許多孕婦都有血壓過高的問題,進而引發妊娠高血壓或是子癲前症,造成媽媽跟寶寶的危險,所以我一直都非常注意血壓的變化。另外,這次的體重又比上次產檢增加了一公斤,還在我的控制之中,希望後期不要突然失控。

這次產檢除了聽聽胎心音、測量寶寶的重量、看看寶寶的外觀、四肢之外,最重要的是,再次確認寶寶的性別。焦急的表妹一直詢問醫生,「寶寶的雞雞在哪裡?」醫生也打趣地回答,「不要緊張,只要他是有小雞雞的,就一定不會飛走。」只見寶寶配合地雙腿張開,醫生游標一指,冷靜地說,「你們看看這是什麼?」表妹們大聲驚呼,「是小雞雞耶!」於是我的希望已經徹底落空,想要生個女娃的夢想已經破滅,住在肚子裡的是一個未來可能會非常頑皮的男孩。

醫生也測量了寶寶的重量,已經到達262公克,雖然透過超音波,寶寶看起來好大,四肢猛力地揮動,五官也逐漸清晰,但是重量居然不到一瓶保特瓶飲料,真的是太神奇了。螢幕上的寶寶一直不斷揮舞著雙手,手指動來動去的,醫生笑說,「他正在指揮音樂喔!」只有媽媽我心虛地想著,「簡直就是他老爸在打電動的模樣,手指實在是非常靈活啦!」



看了寶寶的影像之後,又詢問護理師幾個生產住院以及自費高層次超音波的問題之後,便結束了此次的產檢。

時間過得很快,懷孕已經即將滿五個月了,我的肚皮已經隆起許多,只是我都穿著寬鬆的長版毛衣,所以目前尚未遇到有人讓座給我。不過這樣的情形也開始讓我感到有些困擾,娘家附近的三姑六婆已經耐不住好奇,紛紛向我媽打聽,「你的女兒怎麼一直跑回娘家啊?怎麼都沒有見到女婿呢?她沒有跟著女婿過去澳洲喔?」我的媽媽只好一再向左鄰右舍宣告「我要待產」這個事實,以破除「我被休掉」這個謠言,但是我的身形沒有明顯的變化,所以這些婆婆媽媽都是半信半疑,每次只要我回家,總是仔細地把我從頭掃描到腳,然後再轉頭跟其他同伴討論,我想下次乾脆穿泳裝出現好了。


從上次產檢到這次產檢,出現最大的變化就是「胎動」!大約在17週左右,我便能感覺到些微的胎動,當我躺在床上,可以明顯感覺腹部有騷動,就像是我的肚子裡養了一隻大金魚,當他在游動的時候,尾鰭不小心撞上我的肚皮,感覺非常奇妙!

最近我也和媽媽採買了不少寶寶的東西,除了奶瓶之外,一些紗布巾、紗布內衣、外衣、嬰兒床、床組之類的東西也添購了一些,都堆在房間的角落,不久還得購買櫃子,把寶寶的東西都一一歸位,估計大概還要忙上一陣子。


星期一, 3月 10, 2014

糾察隊就在我身邊

雖然阿良已經人在雪梨,天高皇帝遠,根本無人能夠管到我。但是阿良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回澳洲之前,還特地請丈母娘、阿姨一家吃飯,請大家好好「照顧」我,於是我開始了有生以來最受限制的生活。

首先是飲食,只要吃冰、吃甜、吃辣,就會立刻有人跳出來阻止。「妳還敢一直吃辣,不怕小孩生出來會有臭頭嗎?」、「某某中藥行的老闆跟我說,孕婦不要吃冰的,小孩會有過敏性鼻炎喔!」、「你不要一直吃甜食,小孩以後會很難帶!」諸如這些像是「拔獅子的鬃毛就能治禿頭」的傳言不時出現在我耳邊,讓我不勝其擾,雖然我明白孕婦的口味最好清淡,但是我就是不想吃那些食而無味的東西啊!所以我還是偷偷地吃了麻辣鍋、蛋糕、巧克力、珍珠奶茶、冰淇淋等等的違禁品,超級沒有母親自覺的我,唯一擔心的是,媽媽會胖得太多、太快,很快就變成一隻母豬。

再來就是外出,未結婚前,媽媽本來就不太會限制外出時間,只要事先報備,不外宿,大多都能自在地和同學、同事們聚會。結了婚之後,我更像脫韁野馬,常常興致來了,就會和阿良跑去看個電影,常常也摸到將近午夜才回家。回台待產之後,只要接連兩天有聚會,媽媽、阿姨就會開始碎念,「妳怎麼每天都在跟人家吃飯,都懷孕了,還在外面待到那麼晚!」其實我也沒多晚回家,大多都是晚上十點多到家,但是還是遭到她們的白眼。

至於旅行,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本來打算在卸貨之前,和表妹一起到日本旅行,順便採購可愛的嬰兒用品,沒想到我只是不經意地提起,立馬被圍剿,「妳一定要那麼愛玩嗎?一定要現在去嗎?現在不去,日本就會消失了嗎?等妳生完再說!」完全無須請示阿良,就直接被家中長輩反對。再加上發生台灣夫婦到韓國旅行卻意外產子的新聞,媽媽跟阿姨又更氣燄高昂,甚至放話,「你拿這則新聞去問妳老公阿!看他同不同意妳出國!只要他點頭,我們當然也是沒有意見阿!我們可是受他之託,要好好照顧妳耶!」可惡,兩人一搭一唱的,我哪敢想要出國。

儘管我明白這些叮嚀都是她們對我的關心與愛,但是我還是覺得綁手綁腳啊!現在就已經如此,等到臭小子蹦出來之後,我豈不是人身自由更受到侷限?一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想要哀嚎!

星期日, 2月 23, 2014

懷孕15週的產檢

2/18是我在遠華的第二次產檢,除了例行檢查之外,更重要的是,查看初級唐氏症篩檢的數據。因為阿良已經在2/9飛回雪梨工作,所以往後的檢查都是由我獨自或是表妹陪同前往。

這次檢查是預約早上的6號,我跟表妹還悠哉地吃完早餐,散步到醫院,驗完尿、量完血壓、體重之後,就立刻輪我進去看診。最近回到台灣,食慾已經比過去三個月大幅增加,過了一個年,我就胖了兩公斤,肚子也開始有些隆起,害我有些擔心,深怕自己增胖的速度太快,還好衛教師告知一切正常,要我無須太過緊張。

開始需要穿上孕婦內搭褲的我

一進診療間,醫生就立刻拿出初級唐氏症篩檢的報告,告知數據很好,唐氏症的危險機率是1/14128,建議我們不需再做羊毛穿刺。接著就開始看寶寶囉!切換到4D的超音波,15週的寶寶剛好被胎盤壓著,所以活動的幅度並不大,不過小手卻會一收一放,可以清楚地看到五根小手指,樣子非常可愛。



醫生也量了寶寶身長、體重,目前寶寶大概是10公分左右,體重是105克,皆在正常範圍之內。不過我跟表妹都非常關心寶寶的頭圍是否過大,醫生也打趣地回答,「每個寶寶都是大頭鬼,所以不用過度擔心。」

短短半小時的檢查,我也想不到什麼問題可以詢問醫生,只問了保健品跟胎盤太低的問題,然後就傻呼呼地走出診間,事後才想到一堆問題,但是為時已晚,以後都要把問題列下,以防臨時失智。

晚上和準爸爸使用視訊解說寶寶超音波照片的時候,只見到爸爸一臉認真地聆聽,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的小人,任何細節都不願意放過,最後還嘆了口氣,「我也想回台灣摸寶寶!」所以我現在每天晚上都跟寶寶說話,雖然現在只能聽到媽媽的聲音,可能他還不熟悉爸爸的語氣,不過爸爸還是一直掛念著他,所以他要乖乖地等爸爸回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