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18, 2014

最高等級的疼痛

自從郭阿拔回台,我每天都四處走動,除了固定晚餐之後的散步,白天也會到附近的百貨、商場閒晃,在做足運動之下,不到38週,我就能明顯感受肚子正在下墜,雖然在郭阿拔尚未返台之時,我總是不斷跟寶寶喊話,請她撐到把拔回來再出來,但是現在把拔已經回來,我卻想要多跟把拔過過兩人世界,於是我又更貪心地要寶寶在七夕(8/2)過後再出來。

也許是我太得寸進尺了,7/30一早,我一如往常地起床梳洗,心裡還在盤算要去哪裡玩樂的時候,突然發現內褲沾染了一塊鮮紅血跡,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落紅?我立馬翻開遠華給的待產須知,並且打去診所確認,衛教師告知,第一胎的產婦在落紅之後,並不會馬上進入生產程序,所以我只要密切注意陣痛的頻率,只要出現5-6分鐘一次的規律陣痛,再去報到即可。

聽完衛教師的說明,似乎情況還不是太緊急,所以我又繼續當天的行程,到喜憨兒烘焙坊詢問彌月蛋糕的事宜,還去吃了郭阿拔很愛的樂麵屋,閒晃了一圈,才悠悠哉哉地回到家。回家查看,已經沒有鮮紅血跡,而是一些褐色分泌物,就像是月經即將結束的顏色,假性陣痛的頻率也增加,不過因為一直沒有規律的陣痛,所以我就沒有衝去醫院,以免慘遭退貨。

7/31也是相同的情況,褐色的分泌物時有時無,肚子也一直悶悶地痛,就像經痛一樣,郭阿拔也說,跟他回國的時候相比,我的肚子似乎又更下墜了一點,有時候,當我在走路,肚子就會有整個往下掉的感覺,每次我都會立刻停下來,雙手捧著我的肚子,兩腳打開,擔心下一秒就會破水。這天剛好是38週的產檢,醫生也認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最近應該就會在產檯看到我,讓我更加緊張。

因為跟著郭阿拔東奔西跑,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睡午覺,所以7/31早早就上床,還跟阿拔計畫七夕要如何慶祝,接著就沉沉地睡去。直到半夜兩點多,我突然被一陣劇烈的疼痛驚醒,感覺似乎比平常的假性陣痛更痛一些,讓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無法再入睡。望著旁邊睡到微微打呼的郭阿拔,我決定開始用前幾天才下載的APP,來計算陣痛的頻率。就這樣,我一直忍到將近四點,發現5-6分鐘就有一次陣痛,剛好郭阿拔也被滾來滾去的我吵醒,於是我們商量之後,決定去婦產科報到。在出門前,我還不忘先洗個澡,再把待產包整理一下,就搭上計程車。

這時候的疼痛就是比一般經痛再痛一點,不到不能行走或是需要吶喊的地步,所以我一直以為會被退貨,還打算等等要去麥當勞吃早餐。殊不知護士幫我綁上監測儀器、內診之後,就拿了一套待產服給我,告訴我們,我已經開了2-3公分,可以入院待產了。當護士請郭阿拔去簽一些文件的時候,我立刻大喊「我要打無痛分娩」,護士淡淡地回我,「麻醉師都是外聘的,未必能夠即時幫你注射喔!」就把郭阿拔叫出去。

簽完文件、連絡雙方媽媽之後,郭阿拔就去買早餐,明明就到了我的進食時間,但是我就是一口也吃不下,肚子越來越痛,頻率也越來越密集,更慘的是,我只要勉強吃下東西,就會立刻嘔吐,雖然所有人都要我吃一點,儲備體力,但是我的胃真的無法留下任何食物。在我不斷嘔吐的時候,我的主治醫生曾宇泰悠悠哉哉地進來,一看到我就說,「你看吧!我就說了!果然馬上就看到你,我說得很準吧!」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直說,「我要打無痛!」但是醫院的標準是開指達四公分才能施打,所以我還要再等等。

因為實在太痛了,根本無法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我一直不斷扭來扭去,護士建議可以坐在病床旁邊的生產球,轉移注意力。於是我就在球上彈來彈去,直到中午醫生再度來檢視開指進度,沒想到我只開了四公分,也就是說,從早上六、七點入院到中午,我的進度只有一公分,我痛到無力,只能吐出「我好痛,我要打無痛。」醫生笑笑地說,「現在是可以打無痛了,但是打無痛可能會使產程延滯喔!搞不好最後要剖腹喔!」一聽到醫生這樣說,陪產的媽媽、阿姨還有郭阿拔都極力勸阻我,媽媽甚至還說,「生孩子哪有不痛的,怎麼這麼不耐痛。」就這樣,我含著淚,繼續忍受這種最高等級的疼痛。

醫生見到我的開指速度緩慢,子宮頸也還沒軟化,他就幫我加打一劑促進子宮頸軟化的針,並且塞了不知道是否為催生的藥物到我的產道,疼痛程度瞬間破表,我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吼,覺得綁在肚子上的儀器,讓我痛到喘不過氣,一直在床上打滾,把儀器都弄歪了,護士要我冷靜,不然無法測量,我只能痛苦地跟她說,「那個帶子把我的肚子勒得好痛,我不要裝儀器。」護士非常冷淡地回我,「帶子不會勒痛你,那是你的子宮在收縮。」我拜託護士拿掉儀器,她只回我,「除非你要使用生產球,否則儀器絕對不能拿下來。」痛到快要往生的我,在郭阿拔的攙扶下,又繼續坐上生產球。

也許是不停地彈跳的緣故,多少轉移我的注意力,疼痛感比較不那麼尖銳,但是我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虛弱地呻吟,每隔幾分鐘就吵著要護士幫我內診。雖然很多產婦都說內診生不如死,但是我卻非常期待內診,這樣我才能精準掌握我的開指進度。大約在中午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強烈的便意,由於事前已經爬過無數的生產文,當有便意來襲,就表示時候差不多了,這時要忍住用力大便的欲望,避免白費力氣,甚至造成產道腫脹或是撕裂傷。所以我就更賣力地在生產球上晃動,讓胎頭更快降下。

就在下午一點半,護士又再度進來檢查我的開指狀況,看完之後,護士微笑地說,「馬麻,我們準備走了喔!」我還傻呼呼地問,「要去哪裡?」護士一定覺得我是笨蛋,不過他還是很親切地回我,「你已經開四指啦!我們進去產房練習用力吧!」真的是太感動了,我終於等到可以大展身手的時刻,我完全忘記疼痛,立馬下床,就隨著護士往產房走。這時,護士也詢問郭阿拔,「把拔,你要進去嗎?」不知道郭阿拔是不是害怕看見血腥的場面,居然這樣回覆,「不用吧!我進去有什麼用處嗎?」我根本懶得勸他進去陪我,我一心只想趕快把這個背了九個多月的巨大「便便」拉出來,有沒有老公在旁,已經不是重點了。不過,最後郭阿拔還是被護士抓進來了。

快速爬上產檯之後,我已經蓄勢待發,根據先前的爬文資料顯示,生孩子就跟解便秘一樣,這個我非常在行,因為我也是個便秘人,於是我只練習了幾分鐘,撒了幾泡尿之後,醫生就大喊「已經看到寶寶的頭髮了!」這時,郭阿拔才慢吞吞地被護士帶進來,大概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郭阿拔感覺很不知所措,只能僵硬地叫我加油,但是我也是沒有在理會他,只是專心地聽從護士的指令,在宮縮的時候出力,幾次用力之後,我感覺兩腿有股熱流,接著寶寶就被醫生抱出來了,是個健康的女寶寶,體重3340公克,身長52公分。


進入產房八分鐘,我便把寶寶擠出來,過去我從來不相信剪會陰、縫會陰不會痛的說法,直到我親身經歷,才發現,真的一點都不痛耶!只有醫生在會陰處打上麻醉的時候,有一點刺痛之外,其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可能是因為陣痛的疼痛蓋過一切,讓我拼了命,只想把寶寶生出來,所以醫生想要怎麼剪、怎麼縫,我一點意見都沒有。

寶寶拉出來之後,醫生把他的臍帶剪掉,就交給旁邊的護士清洗,接著就把他抱到我的胸懷,本來哇哇大哭的他,接觸到我的體溫,竟然就神奇地停止哭泣,找到乳頭之後,就開始吸吮了,看著趴在我胸口的皺巴巴小人兒,我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感動,只是一直小心翼翼地捧著他,深怕體力透支的我,不小心把他摔在地上,所以當護士詢問是否還要再抱著寶寶的時候,我立刻請他把寶寶帶出去給外面的阿嬤們看。




因為我的生產過程實在太順利,凌晨三、四點出現規律陣痛,早上六、七點入院,當天下午一點五十三分就產下寶寶,所以醫生在縫合會陰的時候,還是不改他熱愛「練蕭維」的本色,一直誇獎我是生孩子的料,叫我再生第二胎。處理完畢之後,還跟護士說,「我還可以瞇個一下,再看下午診耶!」

歷經生產這一遭之後,許多朋友都會問我,「究竟生產的痛有多痛?」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痛,似乎找不到任何詞彙來解釋,有人說像是被車子輾過,但是我也沒有被輾過,實在不知道怎麼比較兩者的差別。總之,生產真的是我這輩子做過最認真的一件事情,當下的我,只專注於生下寶寶,然後投入我全部的氣力,完全不在乎旁人,寶寶被拉出來的那刻,我也真心替自己感到驕傲。

雖說生產很辛苦,寶寶出來之後,又是另一個層次的辛苦,我也開始摸索如何照顧寶寶,跌跌撞撞至今,我只能說,媽媽真的很偉大,向每個勇敢面對、認真付出的媽媽致敬。



星期五, 9月 12, 2014

懷孕37、38週的產檢

到了後期,我越能體諒等著退伍的阿兵哥的心情,下墜的肚子、水腫的雙腳,再加上炎熱的天氣,再再都讓我感到痛苦,巴不得肚子裡的小傢伙能夠趕快「退房」。

---------------------------------------------------------------------

第37週的產檢在郭阿拔要搭機返台的前一天,本來想要延後產檢時間,讓郭阿拔也能參加,只是阿拔不希望打亂本來的檢查進度,所以我就和媽媽在預定時間前往遠華。

這週產檢的重點之一便是確認乙鏈球菌的檢驗是否通過,懷孕前,我時常為陰道發炎所苦,大概是因為作息不正常、愛吃甜食,而且我又非常喜歡穿著貼身的內搭褲,所以我相當擔心這次的檢驗未能通過。結果我不但沒有乙鏈球菌,一些血液檢測均是正常。

37週的寶寶重量也到了2800公克,醫生還說,寶寶已經卡好位置,一切就等時機來臨。因為寶寶的位置偏低,所以無法照到寶寶的小臉,不過寶寶的胎心音、頭徑、四肢、活動力都很好,於是醫生只是一直叫我要多多運動,就把我請出診間了。

---------------------------------------------------------------------

第38週的產檢終於有了郭阿拔的陪伴,這次比較讓人緊張的是,我在產檢的前一天,就有出現一點深褐色的血跡,假性陣痛的發生次數也越來越頻繁,詢問醫生,醫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可能是時間快到了喔!」然後又開始跟我們討論寶寶到底是像誰,這次醫生終於看到把拔,不過醫生還是堅持寶寶像我。

38週的寶寶重量是3100公克,讓我有點心驚驚,擔心若是超過3500公克,要自然產就會辛苦許多,但是媽媽還是覺得寶寶太小,她認為至少要長到3500公克,出生之後才會比較好帶。我個人覺得3100公克跟3500公克是沒有差多少,但是我要是不好生,必須要剖腹就麻煩了,所以我還是希望寶寶能夠配合,讓我可以順利生產。

由於郭阿拔已經回到台灣,為了趕快「卸貨」,阿拔每天都陪我走了一個小時的路,果然運動真的有用,郭阿拔回來不久,寶寶就急著要鑽出來,會會她的前世情人囉!




星期六, 7月 19, 2014

懷孕36週的產檢

此次的產檢需要進行內診,檢測產道是否存有乙鏈球菌,儘管乙鏈球菌常見於人類皮膚表面,也可能出現在生殖泌尿道、直腸之中,但是卻可能導致新生兒在經過產道之時,暴露在受感染的風險,造成敗血症、腦膜炎、新生兒肺炎,甚至可能致死,或是留下神經系統後遺症,所以乙鏈球菌檢測已成為健保給付的檢查項目之一

因為需要在男醫生面前脫下褲子,讓我覺得非常尷尬,於是我就請老媽陪伴。媽媽聽到我的無聊顧慮,立刻就翻起白眼,要我多加訓練「恥度」,畢竟不久的將來,會有許多護士、護理師、醫生來探視我的下體,所以我必須習慣這些事情。其實內診也不是多麼恐怖,就是拿個棉花棒採集產道口的分泌物,送去化驗,大約一至兩週便能知道結果。

最近兩週,我的腳板、腳踝、小腿已經腫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體重也增加了兩公斤,我苦惱地向醫生訴苦,沒想到醫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已經到了後期,這個無解啦!有時候也不是媽媽吃得太鹹,而是子宮壓迫到下肢,所以血液循環就變差了,生完就會好啦!反正你的血壓跟尿蛋白都正常,不會有事的啦!至於體重,反正都是水腫嘛!不用在意啦!之後就會恢復了啦!」自從我回到台灣之後,每次產檢,醫生總是以一種「這些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口吻,回答我的所有問題,雖然我也常常跟阿良抱怨,「我覺得醫生都在練蕭維耶!」但是或許就是醫生這樣的態度,所以我的整個懷孕過程都感到非常輕鬆、自在,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不知不覺地,我也背著寶寶走過了九個月,醫生告知寶寶的體重已經來到2650公克,隨時都可能出生了,叫我要趕快勤做運動,才能順利生產。這兩週以來,我已經感覺寶寶不斷地在「探路」,一直猛鑽我的陰道,痛得要命,常常我都會尖叫地要寶寶輕一點,半夜也常常無法入眠,讓我相當苦惱。不過隨著預產期的逼近,郭阿拔終於確定在七月底回來,再過個一週,我們一家三口就能團圓了!阿拔會在台灣待到九月中,陪著我一起坐月子、一起當熊貓人。為了讓把拔能夠體驗胎動、產檢的過程,我現在的行動又更加小心了,所以的動作都放慢速度,也不停跟寶寶喊話,要他乖乖地待到38週之後再出來見客,讓把拔也能參與。


最近我也和媽媽開始準備寶寶的衣物、用品,我還替他添購了一個專屬小櫃子,放置所有寶寶的東西,至於他的嬰兒床,就等待歸心似箭的把拔回來幫忙組裝吧!我相信他的把拔會非常樂意的!



星期二, 7月 08, 2014

懷孕34週的產檢

到了後期的產檢,最期待的就是知道寶寶的重量,迫切想要檢視過去兩週的「成果」,「究竟有沒有再把寶寶養大了一些呢?他的體重是不是符合實際週數呢?需要再補充什麼營養?」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是每次必問,只希望能夠把握最後時期,加速衝刺,讓寶寶長得健康。

這次的產檢是由表妹陪同前往,也許是因為候診的人數變多,也可能醫生已經發現馬麻看膩寶寶的臉,這次超音波的重點除了放在寶寶的肚圍、頭圍、體重、胎心音等檢測之外,醫生也特別針對我所焦慮的妊娠紋作詳細解說。當我問到「妊娠紋會不會消失」,醫生只是打趣地說,「你應該有聽過質量不滅定律吧?這就跟妊娠紋一樣!」見到我眉頭一皺,醫生又接著說,「如果你真的很在意留在肚皮的痕跡,等到你全部生完之後,就去整型外科拉皮,這樣肚皮又會光滑如初啦!千萬不要相信任何妊娠油、妊娠霜,長出來就消不掉了啦!頂多淡化顏色罷了!」聽到醫生這麼「誠實」的回答,讓我非常想要叫遠在澳洲的郭把拔馬上退掉才剛訂購的妊娠油,反正醫生都說沒用了,我還擦個屁!

雖然我被妊娠紋搞得不是很開心,但是聽到寶寶的體重來到2330公克,頭直徑8.33公分,還是讓我非常高興,34週的胎兒體重大約是2300公克左右,頭直徑則是在8.03-9.24公分,我的寶寶剛好都符合該週的大小,這樣馬麻我就不用生得那麼辛苦啦!

寶寶的頭直徑

最近寶寶的胎頭開始慢慢下降致骨盆,我的肚子已經微微往下,雖然還是會出現胃食道逆流的情形,但是整體的食欲也逐漸變好,我又恢復成愛吃甜食的狀態,這次體重增加了一公斤,但是寶寶才成長300公克,看來我要好好忌口了!而隨著寶寶的下移,我開始出現腹股溝疼痛的症狀,雖然目前不是時刻都會發疼,但是只要發作,就會讓我唉唉叫,此外,下腹也會不時抽痛,就像經痛一樣,也就是所謂的「假性陣痛」,看來我的子宮已經開始在練習了!


除了這些大小症頭之外,寶寶也變得力大無比,以往的胎動只會讓我感到不舒服,最近的胎動卻是讓我感覺疼痛!臭小孩用力地踹在我恥骨上方,每次都讓我痛得求饒,要她輕一點,但是她還是樂此不疲,特別喜歡在半夜來上一下,讓我睡意盡失。而且每次當她伸展身體的時候,我的肚皮就像是要被撐破一般,變得奇型怪狀不說,還痛得要命,真的很想揍她。當我跟她的老爸抱怨,只見阿拔大驚小怪地說,「妳不要亂拍阿寶,她還很脆弱,要是她骨折怎麼辦???」我想郭阿拔在寫程式之餘,大概都沒有在吸收任何妊娠常識,寶寶有羊水可以保護她,並不會因為媽媽的輕拍,就突然骨折,更何況我是個會用力搥打自己肚皮的瘋子嗎?我只能說,把拔對女兒的煩惱有時都是非常多餘的!

星期三, 6月 25, 2014

懷孕32週的產檢

改成兩週一次之後,見到寶寶的頻率瞬間增加一倍,我也感覺時間已經逐漸逼近,除了開始出現一些肚皮緊縮、假性陣痛、腰痠背痛、關節腫脹、恥骨疼痛、食慾不振、行動緩慢等等的「小」毛病之外,寶寶也越來越有力了,幾乎無時無刻都在踢動,不只把我的肚皮踢到變形,甚至常常在半夜還躁動不已,讓我的失眠狀況日益加重。

video

這次產檢,我的體重只增加了0.5公斤,可能是因為天氣炎熱,也可能是寶寶已經把我的五臟六腑都擠壓得亂七八糟,所以我都吃不太下正餐,只想喝飲料、吃零食,但是礙於媽媽的權威,我只好繼續吞著糙米飯、清炒青菜、清蒸魚之類的清淡食物。雖然我的體重沒啥增長,不過寶寶又長了300公克,體重來到2050公克,我一直擔心地詢問醫生關於「好不好生」的問題,醫生只是一派輕鬆地回應,「好不好生是看個人啦!有些人就是生得出3900公克的小孩,有些人卻連2500公克都生不出來!這個真的很難說啦!」即使我也明白醫生說的,但是我還是想要醫生的安撫啦!

到了32週,寶寶的胎位已經大致確定,是可以自然產的體位,現在就是慢慢養大寶寶,靜靜等待寶寶自己挑選出生的時間。因為寶寶的性別始終模糊不清,所以史上最強的歐巴桑我老媽,決定再度發揮她的盧功,纏著醫生,要醫生再次確認寶寶的性別。醫生把焦點從寶寶的臉上移到跨下,推了幾下我的肚皮,認真看了一會兒,醫生開了金口,「應該是女生喔!剛剛那個東西應該是陰唇喔!」我想大局應該抵定,阿拔的前世情人即將要來與他相會了!



打從懷孕開始,我就努力擦著妊娠油,希望能夠擁有乾淨的肚皮,沒想到堅守了八個月,居然還是淪陷了,就從我已經看不到的肚皮下方開始,當我從鏡子看到那一條條的紫紅條紋,真的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頓時覺得母親真的很偉大,為了肚子的臭小鬼,忍受身體的不適、接受生理的變化,然後再為他擔心一輩子,生小孩根本就是一門賠本的生意阿!所以親愛的郭把拔,麻煩你好好用你的全部來補償我吧!



星期二, 6月 10, 2014

懷孕30週的產檢

過了28週之後,產檢的頻率便改成兩週一次,看著我的體重成長,深深覺得,這樣的安排真的是不無道理阿!上回我還很得意自己控制得好,三週僅增加0.6公斤,不料過了28週,我就變成呼吸、喝水都會增加體重的狀態,短短兩週就胖了1.5公斤,實在是讓我膽顫心驚,感覺寶寶在我的肚子裡急速長大,肚子也瞬間脹大許多。


此次產檢,寶寶的體重也來到了1750公克,半個月就長了450公克,比起30週的標準體重1500公克來看,他是個大寶寶,雖然一路以來的檢查結果,寶寶都是偏大,但是因為血糖、血壓都很正常,所以醫生只是一直誇獎寶寶長得很好、營養很夠。不過當媽媽的人就是很矛盾,既怕寶寶長得慢,體質不夠強壯,又怕寶寶長得快,增加生產的困難,所以現在的我,已經開始進行更嚴格的飲食管理,我可不想陣痛了老半天,還是面臨必須剖腹的命運。

測完頭圍、肚圍、體重之後,醫生又開始關注寶寶的臉,繼續說著「寶寶激似媽媽」的這種話。寶寶也許正在休息,以手遮住半邊臉,眼睛也閉上,醫生為了照出整張臉,所以就推了我的肚皮幾下,沒想到這個孩子不爽了,直接張開眼睛瞪人,還是只用一邊的眼睛,外加奮力地踹媽媽的肚皮兩下,以表洩恨。只見醫生開心地說,「你們看!超像媽媽的!就是像媽媽啦!」於是我又領了三張寶寶兇狠模樣的照片回家。



這週除了例行產檢,還要加做B肝、C肝的抽血檢驗,自從懷孕之後,我逐漸感覺耐痛度的提升,以前的我,極度怕痛,打針絕對是病入膏肓才會做的選擇,但是歷經各種檢查、安胎之後,我已經對打針無感了,甚至可以看著護士把針戳進我的血管之中,我想我又提升一個層級了,雖然我還要面對生產這個大魔王,現在我只能祈求無痛分娩的幫忙,希望能夠戰勝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