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1, 2014

四個月的收涎

呼!芮芮都已經要滿五個月了,我才在記錄四個月的收涎儀式,實在是因為最近太忙了,阿良終於回到台灣定居,除了需要照顧芮芮之外,我還要忙著找房子、打包行李、搬家,好不容易新家都已經安頓好了,芮芮也適應新的環境,開始要和把拔建立屬於他們的父女關係囉!

早在芮芮滿月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尋覓可愛的收涎餅乾,大概是因為全職媽媽的生活單調,我只剩下這點小樂趣了。雖然現在流行的翻糖收涎餅乾真的很漂亮,但是我擔心這些餅乾只是重看不看吃,而且吃進一堆色素似乎也不是太好,本來我是打算自己親手做餅乾的,只是芮芮一直到三個半月才作息正常,所以媽媽我也就懶了,每天只想抓緊時間休息、放空,就在我不斷搜尋網路之後,我終於找到KaZiNe手工餅乾。


KaZiNe強調餅乾不含防腐劑,不加色素,完全使用食材的原色,巧克力、胚芽、咖啡、燕麥、紅茶、蔓越莓、抺茶、紅椒等口味,雖然色彩沒有翻糖餅乾來得繽紛,但是相對比較健康。在參考了官網的說明之後,我也和店家溝通我的需求,最後選擇12隻動物收涎圍巾奶瓶組,因為芮芮屬馬,所以我便拜託店家幫我在小馬餅乾上面寫上「芮」。




由於餅乾是純手工製作,所以我在半個月之前,就先向KaZiNe下訂,在芮芮滿四個月的前一天,我就收到從新竹寄來的餅乾。手工餅乾容易因為運送過程的碰撞而碎裂,所以KaZiNe將每片餅乾都仔細地做了防護,也在包裹外面貼上小心碰撞的字樣,所以我收到的餅乾都是完整的,這點我覺得店家真的很細心。

不過也許是因為訂單太多,我要求在餅乾上面寫上芮芮的生日8/1,卻被標成8/10,雖然店家也在寄出之後,馬上跟我聯繫,在跟我道歉之餘,也教我可以使用牙籤把多出來的「0」挑掉,只是刮除之後,還是會留下一點痕跡,讓我覺得有點可惜。但是看在成品真的很漂亮、味道也真的很不錯的份上,這點小瑕疵就不用太計較了。


除了收涎,我們家的傳統還要「踩大紅龜」,這樣的意義是希望芮芮能夠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因為大紅龜的尺寸比一般的紅龜來得大,所以要事先訂製,媽媽就請熟識的店家幫忙製作,也是在收涎的前一天拿到。


收涎那天,除了家中的長輩都到場之外,我的好友們也特地在下班之後趕來,真的非常感謝大家對芮芮的疼愛。雖然芮芮已經開始會認生,不太願意給陌生人抱抱,一看到不認識的人就嚎啕大哭,但是只要掛上餅乾,她的注意力馬上就會被轉移,甚至會自己偷拿餅乾狂舔,真的是非常愛吃。








而且因為芮芮實在是太好動,紅龜踏沒幾下,就被她踩爛了,完全沒人想吃那個爛掉的紅龜。



常常聽人家說,四個月對寶寶來說,算是一個很重要的里程碑,過了四個月之後,寶寶會更熟悉這個世界,作息也會相對穩定。而媽媽也因為了解寶寶的習性,所以能夠更加得心應手。僅管芮芮到現在還是非常黏人,無時無刻都希望讓人抱著,脾氣也是一樣很壞,稍有不順,就瘋狂哭鬧,不過她睡著的樣子真的就像天使一樣,所以我只能告訴自己,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總有一天,她一定會變成傳說中的天使寶寶。



星期一, 12月 22, 2014

月是故鄉圓

感謝各位朋友關愛,哈哈哈,很多人聽到我回台灣都是說怎麼回來了沒講。主要也是因為沒電腦,手機又壞了,再加上這次回來會一直待著。所以就.....

由於在澳洲的工作性質轉換,公司不做第二銷售平台,而是轉由Account manager和客戶做客製化的處理和報價,所以呢,老闆叫我滾請我回台灣由遠端處理公司網站的維護即可,人生第一次被 redundant 的當下只有想到解脫....不用再一個人起床、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洗澡(只有e神陪我)和一個人睡覺,我竟然沒談任何東西就說好了。
當天晚上跟猴子討論之後,他雖然有點忿忿不平,但是也高興我要回家了,畢竟芮芮脖子都硬了,把拔都沒抱幾次。

接著就想到,那錢呢!

問了一下有經驗的朋友和Google,知道澳洲工作如果是這種情況就得付給員工一定比例錢4-8周的薪水依照你的年資來計算。

而前公司又需要我繼續做事情,那會如何呢?按照規定,他們不能找另外一個來做這件事,因為這就代表不算沒事情或該職缺是多餘的。所以必須要由公司的身分才能再與它們做交易。這點原本覺得有點不爽和麻煩,但是想一想,我回到我接案和自己做產品的本行也是得有個公司行號,也就覺得無所謂了。

總之呢,台灣朋友們,我回來了!

這次回來又回到了Windows的懷抱,買了人生中第一套正版Windows和Office,感謝上官傳教士解惑。覺得Winodws 8有點不習慣,Marketplace的APP都硬要全螢幕有點搞剛,我開個Line全螢幕似乎太誇張了。
這次新玩具是靠原價屋處理好的,比較讓人煩的是,從下訂,付款到配送花了我三四天,不是很爽。

星期四, 11月 20, 2014

歡呼!終於能夠睡過夜!



在芮芮出生之前,我買了不少育嬰的書籍,大家推薦的百歲育兒寶典、鈞媽育兒經都是我的拜讀重點,那時的我充滿自信,天真地以為只要照著書本操作,我的孩子一定就能跟天使一樣乖巧。

自從芮芮出生之後,我深切地體會到「書本無用論」,我家芮芮是個不重眠、好玩耍、急性子、膽子小、愛黏人的寶寶,書本總說,新生兒每天的睡眠應該要有16個小時以上,但是她從出生到現在,沒有一天睡眠超過14個小時,在清醒的時候,就是一定要大人抱抱,只要我稍微怠慢,她就會哭到聲嘶力竭。

調整作息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更是步步都是血淚。阿良在芮芮滿月之後,便飛回雪梨工作,晚上剩我獨自與她對峙,在芮芮滿兩個月前,半夜都需要起來喝1-2次的奶,因為她是個急躁的寶寶,肚子餓的時候就會抓狂,大聲哭喊,害怕被控告虐嬰,所以我總是無法睡得安穩,只要芮芮一有動靜,我就立刻起身。

不過「睡得不安穩」已經是最佳狀態,最常發生的情形是「哭鬧一整夜,已經確認不是肚子餓、不是尿布濕,但是我就是哄不了。」曾經我也懷疑是否為腸絞痛作祟,但是查了一些症狀,又覺得不太符合,再加上芮芮的膽子小,好不容易哄睡之後,常常也會出現驚嚇反射,一旦醒了,又是一陣嚎啕大哭,幾乎每晚都是從半夜兩、三點抱著她,哄到凌晨五、六點,她才甘願睡去,搞得媽媽我快要精神崩潰,每天都在害怕夜晚的到來,每天都在猜測「晚上到底又要醒來幾次?」幸好當我陷在痛苦深淵的同時,看不下去的媽媽總會搶著幫我處理許多事情,除了一般的洗衣、煮飯等家務之外,夜晚也會跟我輪流照顧芮芮,讓我能夠喘一口氣。

為了改變這樣的情況,我努力地想要按照書上說的方法「吃─玩─睡」,來建立芮芮的規律作息。但是事實證明,孩子真的不是大人能夠操控,幾乎整晚都沒有闔眼的寶寶當然是在白天大肆補眠,無論我怎麼搖她、吵她,她就是睡得很沉,總是要到傍晚五點左右,才會真正清醒,其他時間都只是半夢半醒地進食,根本不可能遵行「吃─玩─睡」這個節奏。

已經被芮芮操到七葷八素的我,一心想要按照書本教導的方法,喝完奶之後,我試圖不讓芮芮睡著,一直想要跟她玩耍,但是只要好好睡覺的她,根本完全不理會我,甚至會因為我的打擾而生氣,哭鬧得更加厲害,反而造成反效果,整個家裡都充斥著高分貝的嬰兒哭聲。這段時期,我每天都非常擔心會被鄰居投訴。

一直想要執行「吃─玩─睡」,成果卻不彰,我也曾詢問過熟識的家醫,得到的答案卻是「日夜顛倒沒有任何積極的作為,只能等嬰兒自己慢慢適應,大多數的嬰兒會在四個月漸漸能夠分辨白天跟黑夜。」

就在經過一連串的努力外加三不五時的收驚之後,我也看開了,讓芮芮依照自己的意思調整作息吧!就這樣跟她磨合了三個多月,她終於送給媽媽一個大禮─「沒有半夜驚醒,自己乖乖睡過夜」,我真的是太開心了,起初我還以為也許這只是曇花一現,直到她能夠連續兩週都自己睡過夜,我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出運了!現在她的作息被我固定成:

0600 起床
0630-0700 喝奶150c.c
0700-0830 玩布書、看字卡、抱玩偶、媽媽或是阿嬤陪玩
0830-0930 小睡
0930-1030 玩布書、看字卡、抱玩偶 (天氣晴朗的話,就會去散散步、曬曬太陽)
1030-1100 喝奶150c.c
1100-1230 玩布書、看字卡、抱玩偶、媽媽或是阿嬤陪玩
1230-1430 午睡
1400-1500 喝奶150c.c
1500-1700 玩布書、看字卡、抱玩偶、媽媽或是阿嬤陪玩
1700-1830 小睡
1830-1900 喝奶150c.c
1900-2100 玩布書、看字卡、抱玩偶、媽媽或是阿嬤陪玩
2100-2130 洗澡
2130-2200 小睡
2230-2300 喝奶160c.c

每天晚上十一點喝完最後一餐奶之後,她就會睡到隔天早上六點,所以晚上的最後一餐,我會多給10c.c,讓她更有飽足感。最近的天氣越來越冷,她偶爾會賴到早上七點才起床,作息就會往後調整,但是我一樣在晚上十點半讓她喝最後一餐奶,所以晚上七點的那餐(倒數第二餐),我就會將量減少,只給130-140c.c,盡量讓她在十一點入睡。

雖然芮芮至今還是必須要我陪睡、哄睡,所以我也只能在十一點乖乖躺平,先前是睡不夠,現在反而是睡太飽,不過我已經很滿意芮芮的進步,儘管還是一樣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不是要陪玩就是要陪睡,但是我相信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的,特別是現在的芮芮已經會認得人,每天早上起床看到我的時候,都會對我發出燦爛的笑容,真的第一次感受到「整個心都被融化」的感覺。


現在的下一步計畫就是要訓練芮芮能夠自行入睡,這樣我就能有更多的時間來更新我的部落格、看我的美劇、韓劇、日劇跟一堆綜藝節目了!

星期一, 9月 29, 2014

堅持才有機會帶來成功

在直銷界有一句傳言是,選擇比努力更重要,這是用來誘拐你選擇他們的產品、加入他們,更藉著和你說他們多輕鬆又賺了多少,姑且不論是這句話用在別的地方是對是錯,又或者是選擇重要還是努力重要,如果沒有了堅持,只會落得一場空.

在過去十年來,從自己身上看到的都是不夠堅持而走向失敗(或沒那麼成功)的路,在web 2.0 還沒夯的時候,沒堅持著把產品做下去,而是不斷的換方向換方法.在決定要打拼的當下,因為一個法條問題,沒有堅持的把該申請的程序走完,而是直接放棄.事後想到都覺得十分後悔.

或許是個性使然,很多事情都想要趕快做好、看到成果,結果當然就是承受著一次次的失落,不過現在我不會放棄,還是會有週期性的失落感,忍過之後繼續堅持把事情做好,把目標持續改進,做好一個園丁的角色.

星期三, 9月 24, 2014

澳洲樂透發財夢

之前在台灣我就是一個每當樂透加碼或多期摃龜後有了高額獎金就會失心瘋的人,怎樣的失心瘋勒,買個五百一千只是算小咖,主要是看到各間第一次看到的樂透店或是中獎過的店,都會進去消費一下,出門一趟,就收集個一兩千的樂透回家.當然這些都不會和猴子說,因為都沒中.現在講了也沒關係了,沒中的樂透就像變了心的女友.

這樣的習慣到了澳洲似乎有被改變了一點,主要是覺得都窮到當外勞了,還額外花錢買樂透.再來樂透的店頗少的,只有一些商場有,所以也就沒有機會路邊經過就中邪似地去購買.當然,不到半年就開始發現,以這邊的消費和樂透的價格,相對來說是比台灣便宜的,也差不多50塊,沒有物價三倍的感覺.

接著又開始了看到加碼就買個36張的日子,當然馬上發現衰運是跟著人的,不會到澳洲就變成偏財運的人,我始終是摃龜的那一個.

沒有中獎只好開始努力想找案子,卻發現似乎沒有台灣好接,這邊的人都準時下班,我下班了人家也下班了,沒人會等我下班後談案子.那發財夢呢?晃著晃著突然想到幾年之前和木科聊過的樂透團購,大家集資買樂透,網站當公正代購平台.我的發財夢又開始了!!!

澳洲樂透團購網,就是我做了三個月左右的成果,當然中間陸陸續續增加功能囉,現在也持續在增加當中.現在有的功能也就是每期樂透產品自動產生,自動對獎,半自動購買,以及使用者端的團代購功能,每個使用者可以自行選號或是電腦選號產生出一組號碼,接著才下單購買.且所有人的號碼都是公開的,可以看到多少人一起團購了某期的樂透.有人覺得太多人買會分散獎金,而我是覺得越多人買機會越大,畢竟中獎的總是比摃龜的少上太多了.

最新的一個功能在昨天終於完成,樂透養牌,經朋友要求實作出的,可以把自己存下的幾組樂透號碼在購買介面叫出來,方便每次都買那些號碼.除此之外,還有記錄那些號碼購買的次數和累積的中獎金額.方便看哪幾組效率最好~

講了那麼多,也是想要推廣一下澳洲樂透和集資團購的好處.澳洲樂透和台灣大樂透類似玩法,不過號碼只有45個,台灣的有49個,相對比較下來,澳洲樂透中頭獎的機率高上許多,另外澳洲樂透中獎不用扣稅金,可以全數領出.以澳洲動輒2000萬的樂透頭獎獎金,換算成台幣就有5億多,比幾沒有摃龜的大樂透多了不少.

加上集資團購後,中獎獎金有購買的人都有份,中獎獎金首先會先發派25%給該彩券買主,接著70%的獎金會除以所有的彩券數,每份彩券都有得分,如果你買了12張彩券沒有中獎,但是有人中了,你還是可以分到其中的12份獎金.

心動了嗎?馬上買個幾張吧.

星期四, 9月 18, 2014

最高等級的疼痛

自從郭阿拔回台,我每天都四處走動,除了固定晚餐之後的散步,白天也會到附近的百貨、商場閒晃,在做足運動之下,不到38週,我就能明顯感受肚子正在下墜,雖然在郭阿拔尚未返台之時,我總是不斷跟寶寶喊話,請她撐到把拔回來再出來,但是現在把拔已經回來,我卻想要多跟把拔過過兩人世界,於是我又更貪心地要寶寶在七夕(8/2)過後再出來。

也許是我太得寸進尺了,7/30一早,我一如往常地起床梳洗,心裡還在盤算要去哪裡玩樂的時候,突然發現內褲沾染了一塊鮮紅血跡,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落紅?我立馬翻開遠華給的待產須知,並且打去診所確認,衛教師告知,第一胎的產婦在落紅之後,並不會馬上進入生產程序,所以我只要密切注意陣痛的頻率,只要出現5-6分鐘一次的規律陣痛,再去報到即可。

聽完衛教師的說明,似乎情況還不是太緊急,所以我又繼續當天的行程,到喜憨兒烘焙坊詢問彌月蛋糕的事宜,還去吃了郭阿拔很愛的樂麵屋,閒晃了一圈,才悠悠哉哉地回到家。回家查看,已經沒有鮮紅血跡,而是一些褐色分泌物,就像是月經即將結束的顏色,假性陣痛的頻率也增加,不過因為一直沒有規律的陣痛,所以我就沒有衝去醫院,以免慘遭退貨。

7/31也是相同的情況,褐色的分泌物時有時無,肚子也一直悶悶地痛,就像經痛一樣,郭阿拔也說,跟他回國的時候相比,我的肚子似乎又更下墜了一點,有時候,當我在走路,肚子就會有整個往下掉的感覺,每次我都會立刻停下來,雙手捧著我的肚子,兩腳打開,擔心下一秒就會破水。這天剛好是38週的產檢,醫生也認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最近應該就會在產檯看到我,讓我更加緊張。

因為跟著郭阿拔東奔西跑,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睡午覺,所以7/31早早就上床,還跟阿拔計畫七夕要如何慶祝,接著就沉沉地睡去。直到半夜兩點多,我突然被一陣劇烈的疼痛驚醒,感覺似乎比平常的假性陣痛更痛一些,讓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無法再入睡。望著旁邊睡到微微打呼的郭阿拔,我決定開始用前幾天才下載的APP,來計算陣痛的頻率。就這樣,我一直忍到將近四點,發現5-6分鐘就有一次陣痛,剛好郭阿拔也被滾來滾去的我吵醒,於是我們商量之後,決定去婦產科報到。在出門前,我還不忘先洗個澡,再把待產包整理一下,就搭上計程車。

這時候的疼痛就是比一般經痛再痛一點,不到不能行走或是需要吶喊的地步,所以我一直以為會被退貨,還打算等等要去麥當勞吃早餐。殊不知護士幫我綁上監測儀器、內診之後,就拿了一套待產服給我,告訴我們,我已經開了2-3公分,可以入院待產了。當護士請郭阿拔去簽一些文件的時候,我立刻大喊「我要打無痛分娩」,護士淡淡地回我,「麻醉師都是外聘的,未必能夠即時幫你注射喔!」就把郭阿拔叫出去。

簽完文件、連絡雙方媽媽之後,郭阿拔就去買早餐,明明就到了我的進食時間,但是我就是一口也吃不下,肚子越來越痛,頻率也越來越密集,更慘的是,我只要勉強吃下東西,就會立刻嘔吐,雖然所有人都要我吃一點,儲備體力,但是我的胃真的無法留下任何食物。在我不斷嘔吐的時候,我的主治醫生曾宇泰悠悠哉哉地進來,一看到我就說,「你看吧!我就說了!果然馬上就看到你,我說得很準吧!」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直說,「我要打無痛!」但是醫院的標準是開指達四公分才能施打,所以我還要再等等。

因為實在太痛了,根本無法好好地躺在病床上,我一直不斷扭來扭去,護士建議可以坐在病床旁邊的生產球,轉移注意力。於是我就在球上彈來彈去,直到中午醫生再度來檢視開指進度,沒想到我只開了四公分,也就是說,從早上六、七點入院到中午,我的進度只有一公分,我痛到無力,只能吐出「我好痛,我要打無痛。」醫生笑笑地說,「現在是可以打無痛了,但是打無痛可能會使產程延滯喔!搞不好最後要剖腹喔!」一聽到醫生這樣說,陪產的媽媽、阿姨還有郭阿拔都極力勸阻我,媽媽甚至還說,「生孩子哪有不痛的,怎麼這麼不耐痛。」就這樣,我含著淚,繼續忍受這種最高等級的疼痛。

醫生見到我的開指速度緩慢,子宮頸也還沒軟化,他就幫我加打一劑促進子宮頸軟化的針,並且塞了不知道是否為催生的藥物到我的產道,疼痛程度瞬間破表,我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吼,覺得綁在肚子上的儀器,讓我痛到喘不過氣,一直在床上打滾,把儀器都弄歪了,護士要我冷靜,不然無法測量,我只能痛苦地跟她說,「那個帶子把我的肚子勒得好痛,我不要裝儀器。」護士非常冷淡地回我,「帶子不會勒痛你,那是你的子宮在收縮。」我拜託護士拿掉儀器,她只回我,「除非你要使用生產球,否則儀器絕對不能拿下來。」痛到快要往生的我,在郭阿拔的攙扶下,又繼續坐上生產球。

也許是不停地彈跳的緣故,多少轉移我的注意力,疼痛感比較不那麼尖銳,但是我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虛弱地呻吟,每隔幾分鐘就吵著要護士幫我內診。雖然很多產婦都說內診生不如死,但是我卻非常期待內診,這樣我才能精準掌握我的開指進度。大約在中午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強烈的便意,由於事前已經爬過無數的生產文,當有便意來襲,就表示時候差不多了,這時要忍住用力大便的欲望,避免白費力氣,甚至造成產道腫脹或是撕裂傷。所以我就更賣力地在生產球上晃動,讓胎頭更快降下。

就在下午一點半,護士又再度進來檢查我的開指狀況,看完之後,護士微笑地說,「馬麻,我們準備走了喔!」我還傻呼呼地問,「要去哪裡?」護士一定覺得我是笨蛋,不過他還是很親切地回我,「你已經開四指啦!我們進去產房練習用力吧!」真的是太感動了,我終於等到可以大展身手的時刻,我完全忘記疼痛,立馬下床,就隨著護士往產房走。這時,護士也詢問郭阿拔,「把拔,你要進去嗎?」不知道郭阿拔是不是害怕看見血腥的場面,居然這樣回覆,「不用吧!我進去有什麼用處嗎?」我根本懶得勸他進去陪我,我一心只想趕快把這個背了九個多月的巨大「便便」拉出來,有沒有老公在旁,已經不是重點了。不過,最後郭阿拔還是被護士抓進來了。

快速爬上產檯之後,我已經蓄勢待發,根據先前的爬文資料顯示,生孩子就跟解便秘一樣,這個我非常在行,因為我也是個便秘人,於是我只練習了幾分鐘,撒了幾泡尿之後,醫生就大喊「已經看到寶寶的頭髮了!」這時,郭阿拔才慢吞吞地被護士帶進來,大概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郭阿拔感覺很不知所措,只能僵硬地叫我加油,但是我也是沒有在理會他,只是專心地聽從護士的指令,在宮縮的時候出力,幾次用力之後,我感覺兩腿有股熱流,接著寶寶就被醫生抱出來了,是個健康的女寶寶,體重3340公克,身長52公分。


進入產房八分鐘,我便把寶寶擠出來,過去我從來不相信剪會陰、縫會陰不會痛的說法,直到我親身經歷,才發現,真的一點都不痛耶!只有醫生在會陰處打上麻醉的時候,有一點刺痛之外,其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可能是因為陣痛的疼痛蓋過一切,讓我拼了命,只想把寶寶生出來,所以醫生想要怎麼剪、怎麼縫,我一點意見都沒有。

寶寶拉出來之後,醫生把他的臍帶剪掉,就交給旁邊的護士清洗,接著就把他抱到我的胸懷,本來哇哇大哭的他,接觸到我的體溫,竟然就神奇地停止哭泣,找到乳頭之後,就開始吸吮了,看著趴在我胸口的皺巴巴小人兒,我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感動,只是一直小心翼翼地捧著他,深怕體力透支的我,不小心把他摔在地上,所以當護士詢問是否還要再抱著寶寶的時候,我立刻請他把寶寶帶出去給外面的阿嬤們看。




因為我的生產過程實在太順利,凌晨三、四點出現規律陣痛,早上六、七點入院,當天下午一點五十三分就產下寶寶,所以醫生在縫合會陰的時候,還是不改他熱愛「練蕭維」的本色,一直誇獎我是生孩子的料,叫我再生第二胎。處理完畢之後,還跟護士說,「我還可以瞇個一下,再看下午診耶!」

歷經生產這一遭之後,許多朋友都會問我,「究竟生產的痛有多痛?」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痛,似乎找不到任何詞彙來解釋,有人說像是被車子輾過,但是我也沒有被輾過,實在不知道怎麼比較兩者的差別。總之,生產真的是我這輩子做過最認真的一件事情,當下的我,只專注於生下寶寶,然後投入我全部的氣力,完全不在乎旁人,寶寶被拉出來的那刻,我也真心替自己感到驕傲。

雖說生產很辛苦,寶寶出來之後,又是另一個層次的辛苦,我也開始摸索如何照顧寶寶,跌跌撞撞至今,我只能說,媽媽真的很偉大,向每個勇敢面對、認真付出的媽媽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