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11, 2008

我對時事的看法--新聞自由

最近每天都在家教社期待case成交,不知道是不是適逢期末考週,一直都沒有老師來詢問最新案件,害我非常沮喪,都已經一個星期了,還沒有成交一件案子。於是我就閒閒地在工作室看看要考試的書,聽聽多益英文,後來想想乾脆來投個書好了,因為要考新聞所,將來面試也是必須要拿些作品給教授瞧瞧的,趁著沒事就隨意寫寫,如果上了,賺個稿費也是不錯。當米蟲已經一陣子的我,對於賺錢可是相當的有興趣,阿良也建議我將文章貼上來,與大家分享一下,寫得還不是很流暢,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

台中市警局最近因多起性侵新聞曝光,為追查記者的「線民」,督察單位展開大動作,除了嚴密調查有無警員洩漏資料之外,甚至傳出督察室私自調閱記者通話紀錄。一時之間,警局上下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在民主國家當中,新聞自由被視為基本的人權,在不違反國家安全、危害社會秩序的前提之下,人人皆有自由接近新聞、自由傳遞新聞的權利。而記者的主要職責在於深入社會的角落,揭發社會陰暗面,進而增進社會的福祉,是故媒體也自詡為第四權。
在美國各州所實行的盾牌法案,保護記者得以拒絕透露消息來源,政府無權逼迫記者交出關於消息來源的任何資料。而反觀台灣,醫生、律師、會計師等皆有保護當事人,而拒絕發言的權利;然記者卻未能享有此種權利,不得以保護消息來源為由,拒絕證言,甚至部份記者更遭到警方的監聽、跟蹤,嚴重侵害媒體人士的隱私權。
民主國家最難能可貴的精神,在於國家的每一份子皆能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政府應正視新聞自由以及新聞隱私的問題,將新聞自由的相關法規,納入憲法的體制當中,以保障新聞從業人員。而媒體人士也應相對負起社會所托付於他們的重責,善盡社會監督的角色。如此,才能在政府與媒體之間,取得一個平衡的關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