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4, 2008

拉拉雜雜的閒聊

自從進入研究所之後,我似乎已經不記得什麼是休閒的生活了!每天除了看論文還是看論文,報告永遠也打不完,老師們也總以為我們只有修他的這一門課,作業、reading拼命開,害我每天都像發了瘋似的狂唸,我想這應該是我活到這麼大以來,最用功的一段日子了,考研究所的時候也沒那麼認真!

雖然在入學的第一天,我便興起了一股想要休學落跑的衝動,所幸我撐下來了,現在也已經麻痺了,反正時間就那麼多,我已經盡力了,沒看完的reading就讓它去吧!不過在這樣的疲勞轟炸之下,班上也產生了緊密的革命情誼,大家都相處得很融洽,偶爾也會忙裡偷閒的聚聚餐、唱唱歌,發洩我們對老師的怨氣,哈哈!

轉眼間,我也上了快一個學期,又到該為期末報告焦慮的時候了。但也因為這段時間以來,在研究所嚴格的操練之下,感覺看英文論文也不是什麼多可怕的事了,而且老師的上課方式,的確也激發了我一些不同的想法。以往考研究所的時候,補習班老師總是跟我們說,趕快把這些理論熟記,以便應用在考題上。但到了研究所,老師卻教我們怎麼樣去反思這樣的理論,如何扣連理論與現實,以及這些國外典範對台灣的適用性等思考。雖然我還是不怎麼有批判性的思維,總覺得老師說得一定對,但我會努力學習以更多元的思維,去看待各種不同的傳播現象,也希望我的腦子跟眼皮可以跟我合作一點,這樣我會學得更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