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4, 2008

書評---《媒體突圍》

現今台灣整體環境丕變,各式新興媒體如雨後春筍般到處林立,媒體競爭激烈。在市場新聞學的驅使之下,其利潤原則漸漸凌駕新聞專業,媒介身為「第四權」的力量也日漸薄弱,甚至甘願成為政府與企業的「傳聲筒」,大肆替政經體系做置入性行銷,成為共犯結構中的一環。而記者的角色在於將社會真實轉換為符號真實,以便讓讀者了解天下的大小事。但在面臨廣告主的壓力、政商力量的干預、媒體組織的立場等因素下,新聞媒體所揭露的符號真實往往已和最初之社會真實相去甚遠,再加上報導的內容也並非都是讀者所需求的,甚至是與其切身絲毫無相關性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新聞媒體在不景氣之中,更是顯得風雨飄搖。然也並非全部的記者都是這樣坐以待斃,任憑大環境打壓,試圖突破這樣的媒介生態,將新聞事業帶向另一個旅程,而何榮幸便是一個最佳的例子。在《媒體突圍》一書中,描述何榮幸和其小組成員獲得四個新聞大獎作品的幕後故事,其中三個得獎作品是調查性報導,而另一個得獎作品則是評論。這本書除了可以看到新聞產製的過程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到一位記者為了堅持自己的意念,努力不懈的精神。

何榮幸畢業於台大社會系,擁有十五年的記者資歷,曾任《自由時報》市政組組長,現任中國時報政治組副主任兼國會小組召集人。2005年先後獲曾虛白新聞獎報紙評論獎、吳舜文新聞獎新聞深度報導獎、卓越新聞獎新聞採訪報導獎。這樣豐富的採訪經驗,使其具有敏銳的新聞觀察力,能夠挖掘出引起大眾共鳴的新聞,同時他也勇於向現今日益敗壞的媒介環境挑戰,正如他在〈作者自序〉中所提到的「台灣傳播生態愈來愈惡劣,新聞工作者的專業尊嚴更不斷下降,在這種長期焦慮掙扎的環境中,我不斷試圖在體制外媒體改革運動尋找出路,並在主流媒體內爭取突圍空間,但也幾度疲憊無力到想要離去……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獲得了什麼東西,而是自己的選擇有沒有意義。只要基本價值與信念依舊存在,最初的熱情就不會完全消失。」作者始終秉持他最初的信念以及對於新聞工作的熱情,用毅力以及耐心逐步拉進理想與現實的距離。

作者在〈導論〉即明白地指出他在從事新聞工作所依據的價值觀。「我始終認為,媒體大環境的惡質競爭與艱難困頓,不應該成為新聞工作者放棄努力的藉口。主流媒體內的理想實踐與新聞自由一樣,都不可能從天而降,必須依靠不斷爭取才能獲得。」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態度,造就了《媒體突圍》一書的誕生。此書分成四部份,分別呈現四項新聞作品及其幕後故事、心路歷程等。在「體檢公共建設」專題中,表達出作者對於各級政府浪費公帑、官商勾結的痛心。在「耕啟示錄」專題中,呈現農地遭到盜採破壞、政府休耕政策失當等問題,但同時也傳遞出老農對於土地的深厚感情。在「全台飆節慶」專題中,紀錄了各縣市為求政績,每年大量「製造」節慶活動,但是卻忽略了文化內涵的真實情況。最後在「追尋媒體公共化」系列評論中,傳達作者對於政治壓迫媒體、廣電媒體亂象的無奈與厭惡。

「體檢公共建設」這個專題緣起於作者帶著實習記者去訪問當時客委會主委羅文嘉,羅文嘉感嘆在大部分縣市長「只重硬體不重軟體」的迷思下,客家文物館淪為「蚊子館」,引發了作者體檢公共建設閒置浪費的動機。問題意識產生之後,他說服其他國會小組同事,得到他們的支持與共識,大家犧牲國會記者的暑期休假進行採訪,形成一個調查報導工作團隊,奔走全台各地,企圖發現公共建設閒置浪費的情況。而此專題一在中國時報刊出,立即引來讀者的熱烈迴響,民眾對於納稅人的血汗錢遭到虛擲以及不當的預算制度,提出強烈的抨擊。此外,在此專題的幕後故事中,除了明白公共政策產生針砭作用的調查報導是如何產生之外,亦可以看到對於新聞版面配置的協商以及記者被刪稿的惆悵。

在〈「休耕啟示錄」專題的幕後故事〉中,則是可以看到像作者這樣資深的新聞工作者,也會對不熟悉的新聞議題感到忐忑不安,甚至專題名稱傷透腦筋,經過和小組成員一番苦思之後,才拍案敲定的場景。而這也顯示出,任何一則好的報導並非是一蹴可幾的,往往都是要經過記者及其同事不斷的折衝妥協,才能有好的作品問世。在這則專題中,除了看到農地嚴重遭到污染、破壞,政府的休耕政策所導致的後遺症外,還呈現了一些使人振奮的成功例子,青年人的回流,讓原本已殘破不堪的農村,注入了一道新的生命力。而更重要的是,這則專題引起政府官員的重視,指示所屬機關將破壞國土的行為列為重大刑案,並指派專組檢察官處理,並且全面檢討休耕政策的缺失,台灣的農業政策將在全盤檢討後重新出發。這就是媒體發揮其影響力的最佳案例,雖然無法逆轉整個大環境,但是也不應放棄在其有限度的範圍之內,持續傳達批判的聲音。

而在第三章〈一指向人,四指向己─「全台飆節慶」專題的幕後故事〉則是對於當代媒體置入性行銷的氾濫,提出質疑與反省。開頭便寫道「說起來很諷刺,主流媒體常常反省別人,但卻很少反省自己;主流媒體總是批評別人掛羊頭賣狗肉,對於自己的新聞廣告化卻視而不見。如果主流媒體再不反省檢討,今後誰還分得清什麼是新聞、什麼是廣告,新聞工作的靈魂也將蕩然無存…」在戒嚴之後,政治力量也大幅鬆綁,但取而代之的經濟力的操控,導致「新聞廣告化」、「置入性行銷」情形日益嚴重,特別是在報導台灣新興節慶活動的部分。由於台灣主要的報紙、電視台都是節慶活動的承攬者,也就是所謂的既得利益者,因此新興節慶的亂象,始終沒有在媒體上被合理監督、檢討,導致預算大多花在宣傳廣告,而實質的展示內容卻是乏善可陳。此外,種種的選舉掛帥思維、政治力的驅使等因素,也使得這些活動已和文化內涵脫鉤,無法使當地居民產生強烈的認同感,而只是流於嘉年華會式的喧鬧,其文化深度在此是被屏棄的。

在最後一章〈評論者的信念─「追尋媒體公共化願景」系列評論的幕後故事〉顯現出作者不願成為媒體老闆的工具,失去監督批判的精神,而是希望能夠根據自己的信念寫作,然而這樣的自由卻是得之不意的。作者在書中也寫道「如果讀者以為,我在主流媒體內享有在小眾媒體、非主流媒體的評論自由與廣闊空間,那可真是天大的誤會。事實上,我只是迴避某些最敏感、報紙也最在乎的政治議題,然後,長期致力於我自己最想寫、報社卻未必在乎的公共議題,如此而已。只要報社高層沒有說不能寫,我就認為什麼都可以寫;只要報社沒有主動表達立場,我就不去探問報社到底有什麼立場。但這並不代表報社沒有評論禁忌、鮮明立場與尺度限制,只是碰巧我很在乎的評論議題,正好是報社不怎麼在乎─所以也不清楚真正立場的議題罷了。」這一系列的評論正是作者選擇以選材較寬鬆的小社論形式,自行摸索個人信念以及報社界線的成果。藉由體現哈伯瑪斯的「公共領域」概念,進而提供公共廣播制度更好的生存理由,其存在僅僅是為了保留一塊不受各個政治勢力、商業利益牽制的公共論述空間。更積極來說,媒體公共乃是為復甦「公共領域」而奮鬥的關鍵場所。

隨著資訊社會的來臨,新科技的發展雖有助於媒體實現民主潛能,但也必須正視由政府機關、跨國財團以及媒體企業所支配的媒介場域,造成新聞批判能力的式微、新聞專業倫理的衰敗。是此,新聞從業人員也應重新定位自身的角色,發展公眾所關心的政策議題的建設性報導,同時兼顧傳遞資訊以及問題解決的策略,連結媒體、社會、民眾三者的關係。而《媒體突圍》這一本書,正是何榮幸將此一精神傳承給其他新聞工作者的具體表現,其出版的目的是為提升台灣媒體界的水平,也為實踐台灣民主社會的公共利益。媒體環境的惡質競爭與艱難困頓,不該成為新聞工作者放棄努力的藉口,而是更應該在理想與現實之中,找一個平衡點,以作為從事新聞工作的依據,不隨著政商力量起舞,堅持自己的理念,讓這些努力,在媒介生態以及當代社會裡,留下一些難以磨滅的痕跡。

3 則留言:

  1. 看了你這一篇文章,
    發現新聞工作者真的很不簡單!!

    Give you a big hand!^^

    回覆刪除
  2. 祝 Liang Kuo & 猴子 聖誕快樂!!!

    回覆刪除
  3. 其實 ...
    我也是來住你們耶誕快樂的~
    哈哈~ 耶誕快樂唷~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