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11, 2008

我對時事的看法--新聞自由

最近每天都在家教社期待case成交,不知道是不是適逢期末考週,一直都沒有老師來詢問最新案件,害我非常沮喪,都已經一個星期了,還沒有成交一件案子。於是我就閒閒地在工作室看看要考試的書,聽聽多益英文,後來想想乾脆來投個書好了,因為要考新聞所,將來面試也是必須要拿些作品給教授瞧瞧的,趁著沒事就隨意寫寫,如果上了,賺個稿費也是不錯。當米蟲已經一陣子的我,對於賺錢可是相當的有興趣,阿良也建議我將文章貼上來,與大家分享一下,寫得還不是很流暢,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

台中市警局最近因多起性侵新聞曝光,為追查記者的「線民」,督察單位展開大動作,除了嚴密調查有無警員洩漏資料之外,甚至傳出督察室私自調閱記者通話紀錄。一時之間,警局上下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在民主國家當中,新聞自由被視為基本的人權,在不違反國家安全、危害社會秩序的前提之下,人人皆有自由接近新聞、自由傳遞新聞的權利。而記者的主要職責在於深入社會的角落,揭發社會陰暗面,進而增進社會的福祉,是故媒體也自詡為第四權。
在美國各州所實行的盾牌法案,保護記者得以拒絕透露消息來源,政府無權逼迫記者交出關於消息來源的任何資料。而反觀台灣,醫生、律師、會計師等皆有保護當事人,而拒絕發言的權利;然記者卻未能享有此種權利,不得以保護消息來源為由,拒絕證言,甚至部份記者更遭到警方的監聽、跟蹤,嚴重侵害媒體人士的隱私權。
民主國家最難能可貴的精神,在於國家的每一份子皆能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政府應正視新聞自由以及新聞隱私的問題,將新聞自由的相關法規,納入憲法的體制當中,以保障新聞從業人員。而媒體人士也應相對負起社會所托付於他們的重責,善盡社會監督的角色。如此,才能在政府與媒體之間,取得一個平衡的關係。

星期一, 1月 07, 2008

家教社之甘苦談

話說我們的家教社從一月二日正式開張到現在,感覺還是相當混亂,搞了好久,終於在GOOGLE放上了我們的關鍵字廣告,但是奇摩的還是遲遲未上,今天我又去個個免費刊登廣告的網站,一一放在我們的資料,未來我們還計畫要在爽報上打廣告,希望能讓更多人注意到我們。

這幾天下來,我才發現,原來開個家教社並非如我想像中的簡單,光是廣告宣傳便費了一番功夫,再加上我對網路世界的不熟悉,常常都跟阿良在雞同鴨講,爭執個老半天,才發現我們根本就在說不一樣的東西,結果又是必須重頭再討論。「一同創業」應該也是一項測量情侶契合度的不錯考驗,如果可以相安無事、毫無爭吵,那表示速配率肯定是百分百,這可是比任何心理測驗、塔羅牌算命都還要準的喔!

經過幾天的整理之後,我們的工作室也稍微像樣一點了,工作室位在台北車站城中市場裡面的一棟大樓裡,由公寓房子改建成為一間間的工作室。雖然樓下環境較為吵雜,但是工作室的格局、空間都還算不差,而且房東先生人又很和善,附近鄰居也很親切,重點是房租也不貴,因此阿良和我以及我媽媽都很滿意這個地點。在開幕前,我和阿良還抽空一天,將整間工作室都重新粉刷一次,整個工作室都「白帥帥」的,我發現我還挺有刷油漆的天份,雖然刷完的隔天會「鐵手」,不過我想如果失業的話,我會慎重考慮油漆工這個行業的!我們的工作室位在大門一進去的右手邊第一間,是一個十分顯眼的好位置,我們也做好了牌子掛在工作室門外以及外邊的大門上,感覺好像更有那麼一回事了。

對我而言,成立工作室的最大煩惱就是,樓下實在太多好吃的了,每次到了吃飯時間,總是擠得水洩不通,害我每次就跟著人群,一路買到工作室,然後就一邊打電腦,一邊吃零食,於是我的體重便毫不客氣地直線上升了。唉!都怪我不認份,明明是喝白開水就會發胖的體質,竟然還敢這樣毫無節制。所以我決定從現在起,我都要自己帶漫頭跟壽司去工作室吃,不再碰樓下那些油膩膩但是香噴噴的食物了。也許哪天帶著相機,我再來寫一篇城中市場美食記好了!

家教搜尋
大門邊的招牌

家教說明
工作室門外的招牌
家教規則
姨丈在開幕時,送來的開運竹
家教查詢
我假裝很認真在辦公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