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16, 2008

考完大眾傳播、新聞研究所的心得

歷經一連串的轟炸、煎熬,我終於考完了,雖然還是沒有上我心目中永遠的第一志願--台大新聞所,不過我也順利考上我想要唸的學校。今年一共考了六間,上了四間,但正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上了三間半,因為世新新聞所我只過了筆試,口試我就沒有去參加了,所以成績是師大大眾傳播研究所正取、交大傳播研究所正取、輔大大眾傳播研究所正取,以及世新新聞研究所過了筆試,經過我的再三考慮,如果沒有意外,我應該會把我的畢業證書交給師大了。

考過兩年的新傳所之後,我比較了兩年的成績,我發現影響考試勝負關鍵的學科在於英文,第一年的我,因為從中文系要跨考新聞傳播類,背專業科目都來不及了,哪還有空理會英文,一切都是憑我高中的實力去考,所以該忘的都忘了差不多了,結果自然悽慘。在捲土重來這一年中,我努力地在英文上下功夫,除了考多益之外,我也有另外閱讀時代雜誌來提升閱讀能力,順便了解一些熱門新聞時事的單字。此外,在每一間學校考試前,我也一定把過去三年的英文考古題都做過一遍,至少了解該所專業英文的考題類型,究竟是選擇題形式還是專業文章的翻譯,如是翻譯,最忌諱的便是逐字翻譯,我通常都是大略看過一段,再一句一句翻譯,這樣文句之間會更為通順,若真的遇到完全看不懂的句子,我就乾脆整句跳過,因為傳播所的英文大多是要翻譯出文章的大意,因此教授大多不會逐句去對你的答案,反而是想看你了解通篇文章的多少。

其次,專業科目的方面,我個人覺得我並不是考得很好,大多都在六十分左右,有的還三十幾分而已,所以我覺得今年會上,應該是英文跟國文幫我了大忙,幾乎每個學校的國、英文,我都有七、八十分以上。不過我覺得專業科目的考古題練習也是必要的,因為考試能夠書寫的時間有限,一科才給一百分鐘,所以能夠構思的時間有限,因此,平時就應把可能會出的題目大致上擬好答案,以便在考場上直接書寫。此外,到了最後關頭,應該要把補習班的講義都捨棄,開始建構一些屬於自己對於事件的看法,並且整理出自己的筆記,筆記不用太多,在考場上根本無法全部寫出來,因此我個人都是把重要的幾個理論以及重要的題型寫在活頁紙上,考前就只看我自己寫的東西,熟記幾個理論以及關鍵字,可以套用即可,重要的是,應該要書寫出自己的想法,一些考生以為申論題寫越多分數越高,其實不然,雖然份量也是教授評分的考量,但是我認為言之有物更為重要,而且段跟段之間亦要有所連結,注意段落間的承接,通常一題二十五分的選擇題,我大概會寫四段,一段大約五行,而且在試卷發下來的那一刻,我一定先把各題都看一遍,把可用的理論都寫在旁邊,之後才開始書寫。此外,考題的時間分配也是很重要,我大多先花五分鐘將全部題目看過,之後一題大概寫二十分鐘(如果是四題申論題),之後再留一些時間做為緩衝。常常出了考場,聽到旁邊的考生抱怨,前面幾題寫了長篇大論,但是最後一題卻草草了結,這樣是很危險的,根據我的經驗,考研究所一題也不能有閃失,尤其是考這種申論題的,一題沒有寫,就跟別人差很多了,所以時間的掌握很重要。
猴仔的Times封面
最後過了筆試,有些學校緊接著又有面試,今年我只有去交大的面試,師大跟輔大都是不須經過面試。我的備審資料有參考一些去年同學的內容,也請一些已經考上的朋友幫我修改,真的很謝謝他們在百忙之中,還特地幫我看一下我的研究計畫。另外,我也要感謝阿良的同學--秋宜,幫我做一張以時代雜誌為背景的客製化封面,因為我對電腦的美工一竅不通,幸好有她,讓我的備審資料硬是跟人家不一樣。至於口試的內容,我覺得我比較幸運,我剛好是早上梯次的最後一個,可能是教授都想要吃便當了,所以他們並沒有問到一些艱難的研究問題,連我的研究計畫也只是隨意翻過,一個字也沒提到。一開始,教授先要我做簡短的自我介紹,然後請我說說我的讀書計畫,以及未來我想要修的課程。由於我也附上了一些我在大學跑過的活動以及營隊的證明文件,教授對這方面的內容很有興趣,所以提問的部分,大多針對我的社團活動,對我來說,這樣的問題是比較容易回答的,而且交大的教授每個都很和善,完全沒有人扮黑臉,也不會故意去挑你一些毛病,但是有些同學認為是因為我幸運,在那個教授們只想趕快結束的時間點上進行口試,不然我應該也是會一直被問到有關研究計畫等艱深問題。

今年考完研究所,我要感謝許多幫助我的朋友,他們提供給我一些意見,讓我能在寫考題或是面試時,派上用場。同時也要感謝我的家人以及阿良,忍受我在考試期間不穩定的情緒,因為考試的苦悶、壓力以及不確定性,讓我常常面臨情緒上的崩潰,幸好有他們給我鼓勵、支持,讓我繼續走下去。雖然阿良還是一直說我考這個沒有出息,但是他還是陪我去了各個學校,在每個學校等我考完試,非常感謝他。最後我還要特別感謝交大正門口外的土地公爺爺,在面試前,我和媽媽特地提早到交大拜拜,一出土地公廟,媽媽就發現我拿在手上的紙袋不見了,我的面試服裝全都在裡面,於是我馬上飛奔到阿囉哈客運總站,我生平第一次發現原來我可以跑那麼快,最後終於找回我的紙袋,不然我可能要穿小短褲面試了,所以媽媽說這都是土地公爺爺的保佑,感謝祂讓我的口試在輕鬆的氣氛下,愉快地結束。雖然我沒有要去唸交大,但是我還是很感謝祂的幫忙。

拉哩拉雜的打了一堆,回顧過去一年所走過的路,終於熬了過來,雖然很高興終於有學校要我了,但是感覺未來的路更加艱辛,常常聽到阿良在抱怨研究生的生活不是人過的,所以我已經開始在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了,前方可能是條不歸路。不過不管怎樣,至少我還有幾個月可以好好享受,至於其它的事,等遇到再操心囉!反正我都是以這種態度在過我的人生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