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0, 2013

澳洲就診初體驗

最近我又闖禍了!在台灣,眼科醫生其實已經警告過我,因為高度數、高散光再加上我又戴了多年的長戴型隱形眼鏡,所以我的眼睛已經非常脆弱,淚液也不足,才會常常角膜破皮、發炎,要我盡可能不要再戴隱形眼鏡。

然而,我就是一個耳朵很硬、腦容量很小的人,雖然發生的當下,我會表現出痛心疾首、懊悔莫及又大徹大悟的模樣,但是只要事情解決之後,我又開始抱持僥倖的心態,「眼鏡把我的鼻樑壓得好痛,眼睛也變得好小,醜死了!才戴一下下應該不會有事吧!」之類的想法就會不斷地冒出,於是我又偷戴隱形眼鏡了。

當然下場就是我的眼睛又開始發紅、流淚外加模糊,這下大事不妙了,本來想要自己點點淚液、眼藥水,自行修復,沒想到卻越來越嚴重,只好硬著頭皮叫阿良帶我去看醫生,雖然免不了又被罵到臭頭,但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先治好眼睛要緊。



到了 medical centre (類似台灣的公立醫院),就跟台灣一般的看診一樣,先填寫初診資料,包含個人資料、過敏史、疾病史或是是否需要語言翻譯之類的,因為我們沒有 medicare card (等同台灣的健保卡,只有具有永久居留權者以及公民才有,每年要額外繳交年薪的1.5%),所以要先自付診療費用60元澳幣,若是持 medicare card 的人,就無須支付任何診療費用,但是藥費還是要自行負擔。

填完資料之後,櫃檯小姐就詢問我們是否需要指定醫生,因為我們半個醫生都不認識,所以就任由她安排。等了半小時,就有一位白人醫生叫了我的名字,招呼我進去一間小小的白色診療室。澳洲就醫制度跟台灣不同,一般都先經過GP (General Practitioner)診斷,若是病情嚴重,才經由GP轉診至SPECIALIST,進行更精密的治療

因為是GP,所以診療室裡只有辦公桌跟幾張椅子,什麼儀器都沒有,跟台灣的大愛眼科(我都在大愛眼科治療)完全不同。白人醫生笑容非常燦爛,只有簡單地問我幾個問題,「何時出現這樣的情況?眼睛有沒有產生黏液?有沒有流鼻涕?有沒有喉嚨痛?有沒有頭痛?」完全沒有叫我拿下眼鏡或是觀察我的眼睛,問個三分鐘之後,他直接跟我說,「只是尋常的小毛病,完全不用擔心,只要點點藥就好了,要注意兩眼交叉感染的可能,所以要勤洗手。」然後就開藥單給我,叫我去藥局買藥。這也跟台灣的大愛眼科截然不同,我每次紅著眼睛去看診,大愛的醫生都會一臉凝重,把我的上、下眼皮都翻了一遍,再使用儀器仔細檢查,之後告訴我,「發炎得很嚴重耶!怎麼都不乖乖聽話地點藥水呢?是不是還有偷戴隱形眼鏡呢?這樣不行喔!」可能因為我頻繁進出大愛眼科,醫生們都會對我苦口婆心地勸說,甚至知道我要到澳洲,還緊張地要我趕快把眼睛治好,藥也開了一堆給我,讓我感覺「揪甘心」。

出了診療室之後,就拿著藥單到一旁的藥局拿藥,小小一瓶的藥水居然就要13元澳幣!而且只有一瓶,大愛的醫生都會開個兩三瓶外加藥膏給我,才多付藥費50元台幣,實在差太多了!至今我也已經點了三天的藥了,眼睛還是一直紅紅的,雖然已經沒有那麼刺痛、酸澀,但是還是非常不舒服,我看可能又需要休養個兩、三個月,我的眼睛才會完全恢復!之後試試日拋的隱形眼鏡好了,如果再不行,只剩雷射這條路了!



對了,順帶一提,因為我們有澳洲當地的私人保險,需要每月按時繳交保險費,所以只要在看診之後,跟櫃台索取收據,就可以拿著收據向保險公司申請看診費用,但是大部分的藥費還是要自行負擔。

4 則留言:

  1. 快雷射``這樣就一勞永逸了``雷射後好好保養眼睛就好了!!

    我當時想了四年才決定雷射,手術一結束,偷偷睜開眼看世界,才發現原來看的清楚的世界是多麼的美好又輕鬆,真是太值得了,我怎麼會拖了四年這麼久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是...我覺得好可怕啊!!!你在哪間做的手術?

      刪除
    2. 我是在台北敦化~諾貝爾眼科做的手術!!
      手術時間超短的~看別人做比較可怕,自己躺在那沒什麼太大的感覺,躺在上面聽醫生的指示後幾分鐘手術就完成了!!

      刪除
    3. 我之前是考慮大愛或是大學眼科,都忘了還有諾貝爾這間!我看我回台灣再評估看看好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