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7, 2013

宅宅的壓力

來到澳洲已經兩個月了,多數的生活都已經上了軌道,宅宅也逐漸摸清公司生態、工作內容以及同事之間的交際,不過也因為過了蜜月期,壓諸在宅宅身上的工作壓力自然也就越來越大,老闆又不是笨蛋,特地把他從台灣弄過來,花了一筆簽證費用,當然希望他能發揮百分之兩百的作用,所以宅宅每天回到家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今天寫了一整天的程式,好累!」精疲力盡的他,只要頭碰到枕頭,三分鐘內就能聽到他的打呼聲,以往我們都會睡前聊聊天,現在只剩我一個人看著天花板 ( 誰叫我白天睡太飽! ) ,在我反覆推敲、觀察之下,我想宅宅的壓力應該來自以下幾點:

工作
宅宅的職位是「Web developer」,老實說,我也搞不清楚他的確切工作內容是什麼,他只是非常概略跟我解釋,「他的工作就是做網站」,當時我還很困惑地問他,「做網站不是你的本行嗎?在台灣,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個網站了!這有很難嗎?」宅宅只能耐著性子跟我解釋,「因為這個網站的架構非常複雜,而且使用的語法跟結構都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這時,我又更白目地發問,「你們不是都用C語言還是Java來寫程式嗎?應該都是大同小異吧?」只見宅宅滿臉苦惱,決定要讓不知民間疾苦的老婆明白自己的痛苦,於是他終於做出我比較能夠體會的比喻─「就像學習語言一樣,公司的程式語言是韓文,但是我會的是英文,現在我又要把它轉化成法文,雖然都能使用英文字母來表示,但是你覺得不難嗎?」聽完之後,我立刻驚呼,「這也太難了吧!莫非你是語言天才?」自此,只要宅宅跟我抱怨工作瓶頸,我就會馬上拍撫、搓哄他,讓他認為「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程式奇才」就對了!

經濟
平心而論,雖然宅宅的職位應該可以拿到更高的薪資,不過就目前的情形來看,現今宅宅的薪水絕對能讓我們兩個衣食無缺,只是因為宅宅先前的台灣所得也不低,綜觀所有條件,似乎與我們的預期有所落差,所以在結束一天忙碌工作之後,他還會繼續進行「軟體套件發財夢」,一心想要做出套件賣錢!說到這個,曾經我也跟宅宅提過外出工作的可能,即使我無法在澳洲從事擅長的工作,但是點餐、上菜、收拾、結帳這些小事,我還是可以應付自如,不如我也去餐廳打工。只是宅宅深知自己老婆的個性,絕對不是伺候他人的料,與其兩人都痛苦,不如就他辛苦一點!關於這點,我真的非常感謝宅宅,放任我自由自在地活著!

溝通
宅宅現在身受「有口難言」之苦,在和主管討論、開會的時候,明明了解對方的意思,自己也有一堆話想要表達,但是換成英文,卻一句也說不出口,或是說得結結巴巴、詞不達意,讓他覺得痛苦萬分。再加上公司成員的國籍多元,除了台灣、澳洲、大陸、香港,還有印度、印尼跟韓國等等,大家的成長背景、生活體驗都大不相同,讓說不出話來的宅宅更不知道如何與人溝通,常常整天下來,他只跟同事說了一、兩句話,其他時間都在埋頭苦寫。

個性
其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壓力,只是宅宅個性好勝,當初跟老闆承諾半年就能搞定網站,來到澳洲才發現工程浩大,但是說出口話,他又不想輕易收回;再加上試用期長達半年,當然網站進度一定是測試他的工作能力的重要指標;而且老闆也答應他,若是半年完成,就會給他額外獎金,基於種種因素 ( 其實說穿就是男性尊嚴 ) ,他說什麼都要加快腳步、達到目標。


若是以前的我,遇到壓力大、情緒不穩的宅宅,一定感到非常不耐,「又來了!發作次數比生理期還頻繁,真是夠了!」不過,也許因為只有兩人身在外地,任何事情都只能與對方一起面對、解決,我發現我變得比較能夠體諒他的辛苦,雖然偶爾還是會為了他的無病呻吟而大翻白眼,但是我都會背過身去,盡量不讓他看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