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10, 2014

我真的要當媽了!

對於小孩一點都沒有愛的我,居然要當媽了!在去年12月的某天,我突然做了個怪夢,夢中的我抱著一個白淨的小孩,全部的家人圍繞著我們,大家都笑得燦爛,雖然那個小孩全身皆包裹著衣物,但是我卻清楚地知道他是個男孩。直到睡醒,我還是覺得莫名其妙,畢竟我鮮少記住哪個夢,所以心中隱約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直到我驗了孕。


當我看到驗孕棒的兩條線,我只有浮現一個念頭,「我的自由真的要一去不復返了!」我冷著臉走出浴室,阿良馬上問我,「沒有嗎?」我只是把驗孕棒推給他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還是看了說明書,才開心地大叫,「我們有寶寶了!」不過他立刻反問我,「妳的表情幹嘛那麼哀戚?」廢話!我根本還不想幫小鬼把屎把尿,我能不哀傷嗎?

還來不及為我的青春感傷,緊接而來的孕吐、脹氣,讓我感覺身在地獄一般。只要聞到任何肉味、菜味,我就會立刻嘔吐,以前喜歡的青椒、洋蔥,現在卻是完全見不得,想到就會頭皮發麻。有次,和阿良一起去吃懷孕前最喜歡的越南生牛肉粉,結果一看到半生的牛肉片還有滿滿的洋蔥,我就馬上反胃,一口也吃不下,眼看阿良吃得津津有味,已經一個多月只吃水果、吐司、饅頭的我,當場就淚灑餐廳,大喊著,「我也好餓!為什麼我就是吃不了!」傻眼的阿良只好趕快把食物都塞進嘴裡,避免讓我觸景傷情。

在懷孕的前三個月,我每天都不斷地威脅利誘肚子裡的臭小鬼,希望他能乖乖地讓我順利吞下食物,只是這個小鬼的心情總是陰晴不定,往往當我覺得已經捱過痛苦的害喜期,他又來個絕地大反撲,讓我幾乎整晚都抱著馬桶吐個不停,吐到我都開始懷疑自己得了腸胃炎。

在這段痛苦的時期,可憐的準爸爸也是一點都不輕鬆,除了需要來回開個兩小時的車帶我去產檢之外,還接手了煮飯的重責大任,盡量減少我的不適。直到回到台灣過年,可能是食物比較熟悉,也或許是過了最容易害喜的前三個月,我已經能夠慢慢正常進食,雖然食量還是不大,吃多、吃快依然會脹氣,但是情況已經好轉許多,希望再過不久,我就能大口吞下我還是覺得味道很重的牛肉,幫寶寶多加點營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