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2, 2014

懷孕18週的產檢

3/13又要做18週的產檢,這次由兩位表妹陪我一同前往。到了遠華,掛了號,就開始例行的尿液、血壓、身高體重的檢查。本來低血壓的我,收縮壓總是不到100mmHg,舒張壓則是都落在50-60mmHg,懷孕之後,我的血壓大多維持在100-110mmHg/60-70mmHg,皆在孕婦血壓的安全範圍之內,因為許多孕婦都有血壓過高的問題,進而引發妊娠高血壓或是子癲前症,造成媽媽跟寶寶的危險,所以我一直都非常注意血壓的變化。另外,這次的體重又比上次產檢增加了一公斤,還在我的控制之中,希望後期不要突然失控。

這次產檢除了聽聽胎心音、測量寶寶的重量、看看寶寶的外觀、四肢之外,最重要的是,再次確認寶寶的性別。焦急的表妹一直詢問醫生,「寶寶的雞雞在哪裡?」醫生也打趣地回答,「不要緊張,只要他是有小雞雞的,就一定不會飛走。」只見寶寶配合地雙腿張開,醫生游標一指,冷靜地說,「你們看看這是什麼?」表妹們大聲驚呼,「是小雞雞耶!」於是我的希望已經徹底落空,想要生個女娃的夢想已經破滅,住在肚子裡的是一個未來可能會非常頑皮的男孩。

醫生也測量了寶寶的重量,已經到達262公克,雖然透過超音波,寶寶看起來好大,四肢猛力地揮動,五官也逐漸清晰,但是重量居然不到一瓶保特瓶飲料,真的是太神奇了。螢幕上的寶寶一直不斷揮舞著雙手,手指動來動去的,醫生笑說,「他正在指揮音樂喔!」只有媽媽我心虛地想著,「簡直就是他老爸在打電動的模樣,手指實在是非常靈活啦!」



看了寶寶的影像之後,又詢問護理師幾個生產住院以及自費高層次超音波的問題之後,便結束了此次的產檢。

時間過得很快,懷孕已經即將滿五個月了,我的肚皮已經隆起許多,只是我都穿著寬鬆的長版毛衣,所以目前尚未遇到有人讓座給我。不過這樣的情形也開始讓我感到有些困擾,娘家附近的三姑六婆已經耐不住好奇,紛紛向我媽打聽,「你的女兒怎麼一直跑回娘家啊?怎麼都沒有見到女婿呢?她沒有跟著女婿過去澳洲喔?」我的媽媽只好一再向左鄰右舍宣告「我要待產」這個事實,以破除「我被休掉」這個謠言,但是我的身形沒有明顯的變化,所以這些婆婆媽媽都是半信半疑,每次只要我回家,總是仔細地把我從頭掃描到腳,然後再轉頭跟其他同伴討論,我想下次乾脆穿泳裝出現好了。


從上次產檢到這次產檢,出現最大的變化就是「胎動」!大約在17週左右,我便能感覺到些微的胎動,當我躺在床上,可以明顯感覺腹部有騷動,就像是我的肚子裡養了一隻大金魚,當他在游動的時候,尾鰭不小心撞上我的肚皮,感覺非常奇妙!

最近我也和媽媽採買了不少寶寶的東西,除了奶瓶之外,一些紗布巾、紗布內衣、外衣、嬰兒床、床組之類的東西也添購了一些,都堆在房間的角落,不久還得購買櫃子,把寶寶的東西都一一歸位,估計大概還要忙上一陣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