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17, 2014

為寶寶做的第一件事情

自從決定回台待產之後,我就一直在思索,漫漫孕期,總不能飽食終日,無所事事的,應該找些事情來做,也曾想過,不如來好好地考個雅思,萬一阿良要申請澳洲的永久居留權,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只是當我打開單字本,一整個人就開始犯懶,背了兩個單字,就再也沒有翻開這本書。碰巧在PTT的媽寶版看到類似的討論串,不少媽咪們都分享自己打發孕期的方式,除了看看影集之外,還有一些媽媽開始學習裁縫、針織,替小寶寶製作衣服。

我向來對於針線這種細活沒轍,國中的家政作業─縫玩偶,還是媽媽幫我完成的,一想到就覺得頭痛,再加上迷信的媽媽也不准我在孕期拿針、動剪刀,所以裁縫這個念頭,大概只在我的腦海存在過0.1秒。突然看到網站正在促銷的可愛毛帽,立刻興起「我也可以幫寶寶織一頂啊!」這種天真的想法,於是時常興之所至的我,馬上就到手工藝品店報到。

在跟老闆娘說明來意之後,老闆娘先讓我挑了想要的毛線花色,我選了一捆柔和、中性的混色毛線,接著就請老闆娘教我最簡單的毛帽織法。當她聽到我什麼都不會,連起針、上針、下針都一竅不通,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直接問我,「妳真的有心要織嗎?該不會只是一時興起,之後就不會再來了吧?」這樣的說法著實激怒了我,雖然我的女紅是不怎麼樣,但是我就不信區區一頂小帽子能夠難倒我!所以我豪情萬丈地回應,「我絕對會織完這頂帽子。」

老闆娘就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之下,教了我最基本的針法,還要我先買一捆便宜的毛線,叫我先練習一回,再正式織毛帽。本來在店裡練習得很順手,沒想到回到家之後,頓時就像得了失憶症,織得亂七八糟、歪七扭八,只要想到這種醜東西是要戴在寶寶的頭上,我就覺得罪孽深重。拿了一堆支離破碎的「殘留物」給老闆娘檢查之後,果然沒有得到好臉色,就在她邊罵邊教之下,我默默地含淚回家,決定化悲憤為力量,繼續努力。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弄爛一捆便宜毛線之後,我終於織出一點像樣的東西了,抱著誠惶誠恐的心,拿去給老闆娘鑑定,沒想到居然獲得「第一次拿針棒就能織成這樣,算是很好了!」的稱讚,也許是感受到我的誠懇,老闆娘也開始跟我談天說地,不斷跟我分享她收看韓劇的心得,極力跟我推薦當前正夯的「來自星星的你」,提起金秀賢,她也露出跟兇我的時候截然不同的嬌羞表情。



所以我的第一頂毛帽就這樣完成了,只是我織得不夠緊密,所以變成一頂「比較大」的帽子,弟弟看到成品之後,馬上就說,「這是要給他五歲的時候戴嗎?」不過從無到有、從一臉茫然到獨立織出一頂帽子,我可是對自己感到非常驕傲,於是不懂得見好就收的我,想要替寶寶的把拔織一條同樣色系的圍巾,然後再幫寶寶織一頂小的紅色毛帽,讓他可以在過年的時候戴著跟阿罵們討紅包,請期待我完成的那天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