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2, 2014

讓人措手不及的安胎

母親節前夕,我過著跟平常一樣的生活,先去早餐店悠哉地吃了一個紐澳良雞腿堡套餐,還痛快地看完最新一期的壹週刊,才回到媽媽家準備迎接股市開盤,做一個稱職的菜籃族。

殊不知下午收盤沒多久之後,我就覺得後背、後腰痠得不得了,肚子也悶悶地痛,甚至還拉了肚子,不過神經大條的我,只當自己是吃壞了肚子,就到床上小睡一下,希望能夠減緩症狀。

其實午睡的品質不是很好,翻來覆去,一下子腰痛,一下子腹脹,全身都不太對勁。但是我又樂觀地想著,現在的我才懷孕26週,每次產檢的數據也都很好,所有行動都無異於懷孕前的狀態,大概是我想太多了,說不定懷孕就是會三不五時出現一些不適的情況。

沒想到晚餐過後,情形嚴重了許多,因為胃脹而吃不多的我,馬上就把晚餐吐得一乾二淨,腰痛也已經到了我無法忍受的地步,肚子也開始抽痛,寶寶又瘋狂地躁動,這下我也明白情況似乎不是很妙,匆忙和阿良報備一聲,我就和媽媽趕往遠華。

因為當日我的產檢醫生沒有排診,所以直接請診所另位醫生幫我看診。提到後背、後腰痠痛以及胃脹,醫生只是淡淡地告知,可能是懷孕中、後期所引發的胃食道逆流以及膀胱發炎,只要少量多餐、多補充水分即可改善。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醫生還是請護士帶我到待產室測量寶寶的心跳以及宮縮。

到了待產室,我的肚子還是不太舒服,護士要我平躺,將兩個儀器綁在我的肚皮上,說明需要監測40-60分鐘。此時的我還轉著遙控器,想看個節目打發時間,一心覺得自己很好,只要吃藥、多喝水,就能安全回家。

監測了半小時之後,護士急忙跑進來,拿了兩個粉紅小藥丸要我吞下,她告訴我,「我的宮縮情形不是很好,要先吃安胎藥幫助鎮定,吃藥之後,必須再測量一個小時,看看情況是否趨緩。」於是我便乖乖地吞下。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這次換醫生跑上來,他皺眉跟我說,「妳的宮縮情形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得非常規律,宮縮指數甚至來到70-80,這已經是待產的指數了,這樣下去,可能會早產喔!」我一聽完,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愣愣地詢問醫生,「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醫生馬上要我留院觀察,直接施打藥效更強的安胎點滴,並且先注射肺泡成熟針,以防寶寶早產,肺部功能出現嚴重問題,增加寶寶的存活率。

六神無主的我只好乖乖地跟著護士移向留院觀察病房,打上點滴,將儀器綁在身上,最後在手臂注射一針肺泡成熟針。因為我已經無法動彈,只要稍微挪動身軀,宮縮指數就會飆升,所以都是由媽媽與阿良連繫,轉告我目前的情況。

在醫院整整躺了一晚,我的宮縮指數總算被壓了下來,大概維持在15-20之間。隔天一早,醫生又來探望我一次,他說,「目前就是要慢慢降低點滴的滴數,若是都沒有問題,就可以改換口服藥,再觀察兩個小時,如果沒有太大的變化,就可以回家吃藥安胎。」

幸好後來的宮縮指數都算緩和,只有改為吃藥的時候,宮縮有幾次來到30-40之間,不過醫生認為還算穩定,所以我終於在下午三點半出院了,可以好好洗個澡、睡個覺了。不過護士除了叮嚀我晚上需要再回診測量宮縮之外,還要再打第二劑的肺泡成熟針。

經過這番折騰,我不敢再認為自己身強體健、健步如飛了,現在大多都是在家躺臥,滑滑手機、平板或是看看書,並且乖乖地按時四個小時吞一顆安胎藥,仔細觀察肚皮宮縮的情形,若是出現異常,立刻就要趕回醫院報到。雖然不知道我的安胎生涯要到哪時才能結束,不過我也只剩最後三個月的孕期,為了寶寶的健康,我決定跟床還有沙發盡量培養感情,請讓寶寶可以安全地待在我的肚子裡,直到他長成的那刻。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