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17, 2014

為寶寶做的第一件事情

自從決定回台待產之後,我就一直在思索,漫漫孕期,總不能飽食終日,無所事事的,應該找些事情來做,也曾想過,不如來好好地考個雅思,萬一阿良要申請澳洲的永久居留權,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只是當我打開單字本,一整個人就開始犯懶,背了兩個單字,就再也沒有翻開這本書。碰巧在PTT的媽寶版看到類似的討論串,不少媽咪們都分享自己打發孕期的方式,除了看看影集之外,還有一些媽媽開始學習裁縫、針織,替小寶寶製作衣服。

我向來對於針線這種細活沒轍,國中的家政作業─縫玩偶,還是媽媽幫我完成的,一想到就覺得頭痛,再加上迷信的媽媽也不准我在孕期拿針、動剪刀,所以裁縫這個念頭,大概只在我的腦海存在過0.1秒。突然看到網站正在促銷的可愛毛帽,立刻興起「我也可以幫寶寶織一頂啊!」這種天真的想法,於是時常興之所至的我,馬上就到手工藝品店報到。

在跟老闆娘說明來意之後,老闆娘先讓我挑了想要的毛線花色,我選了一捆柔和、中性的混色毛線,接著就請老闆娘教我最簡單的毛帽織法。當她聽到我什麼都不會,連起針、上針、下針都一竅不通,她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直接問我,「妳真的有心要織嗎?該不會只是一時興起,之後就不會再來了吧?」這樣的說法著實激怒了我,雖然我的女紅是不怎麼樣,但是我就不信區區一頂小帽子能夠難倒我!所以我豪情萬丈地回應,「我絕對會織完這頂帽子。」

老闆娘就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之下,教了我最基本的針法,還要我先買一捆便宜的毛線,叫我先練習一回,再正式織毛帽。本來在店裡練習得很順手,沒想到回到家之後,頓時就像得了失憶症,織得亂七八糟、歪七扭八,只要想到這種醜東西是要戴在寶寶的頭上,我就覺得罪孽深重。拿了一堆支離破碎的「殘留物」給老闆娘檢查之後,果然沒有得到好臉色,就在她邊罵邊教之下,我默默地含淚回家,決定化悲憤為力量,繼續努力。


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我弄爛一捆便宜毛線之後,我終於織出一點像樣的東西了,抱著誠惶誠恐的心,拿去給老闆娘鑑定,沒想到居然獲得「第一次拿針棒就能織成這樣,算是很好了!」的稱讚,也許是感受到我的誠懇,老闆娘也開始跟我談天說地,不斷跟我分享她收看韓劇的心得,極力跟我推薦當前正夯的「來自星星的你」,提起金秀賢,她也露出跟兇我的時候截然不同的嬌羞表情。



所以我的第一頂毛帽就這樣完成了,只是我織得不夠緊密,所以變成一頂「比較大」的帽子,弟弟看到成品之後,馬上就說,「這是要給他五歲的時候戴嗎?」不過從無到有、從一臉茫然到獨立織出一頂帽子,我可是對自己感到非常驕傲,於是不懂得見好就收的我,想要替寶寶的把拔織一條同樣色系的圍巾,然後再幫寶寶織一頂小的紅色毛帽,讓他可以在過年的時候戴著跟阿罵們討紅包,請期待我完成的那天吧!


星期一, 4月 14, 2014

懷孕22週的產檢+高層次超音波檢查

早在上回產檢的時候,我就已經向遠華預約高層次超音波的檢查,因為高層次超音波的檢查項目包含:1.脊椎(頸椎、胸椎、腰椎、薦椎、尾椎等)、2.腦部(顱骨形狀、小腦、大腦側腦室、脈絡叢、透明中膈、後頸皮膚 厚度等)、3.顏面部(眼距、上顎骨、上唇、兩耳、臉部側面輪廓等)、4. 胸部(肺臟、心臟四腔圖、心室出口、肺動脈分支、主動脈弓等)、5. 腹部(胃腸肝膽腎臟膀胱等臟器、橫膈膜、前腹壁、臍動脈數目)、6. 四肢(上臂、前臂、手掌、大腿、小腿及腳掌)、7. 外生殖器、8. 胎盤位置、9. 羊水量、10. 子宮頸長度、11. 彩色都卜勒超音波檢查臍動脈及子宮動脈血流,所以比起一般的產檢,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通常一個下午只能安排2-3個名額,於是我就提前將近一個月預約,順便進行22週的例行產檢。

下午一點,我和表妹便準時到遠華報到,掛完號,就是進行慣常的尿液、血壓、身高、體重檢查。這次產檢的體重比上次產檢的體重又多了兩公斤,所以我就被護理師小小地念了一下,「一週只能增加0.5公斤喔!所以媽媽你應該只能胖1.5公斤而已,可能要開始注意飲食了,要避免甜食跟油炸物喔!」雖然護理師的口吻很和善,但是我還是覺得有些尷尬外加不服氣,明明護理師的桌上就擺了珍珠奶茶,卻殘忍地叫我戒甜食,而且她的身型似乎比我更需要忌口,不過生性俗辣的我,還是默默地點頭,認命接受孕婦就要吃得更健康的宿命。


替我進行高層次超音波的醫生跟產檢的醫生不同,害我有點小緊張,不過醫生動作非常輕柔,遇到寶寶不配合的時候,也不會搖晃或是按壓我的肚子,只是先跳過此一項目,之後再回頭檢查。因為高層次超音波是使用2D影像,所以許多部位都是藉由醫生的耐心解說,我才明白,不過我必須承認,有些部位就連醫生解釋了,我還是看不出來。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檢查之後,寶寶的各項器官、五官健全,四肢、手指、腳趾也正常,臍帶、胎盤、羊水也都良好,唯一讓醫生稍稍感到訝異的,就是寶寶的四肢長度,醫生在測量寶寶的上臂、下臂以及大腿、小腿長度時,突然問我,「妳是幾公分?」還順便瞄了一下我的腿,我疑惑地回答,「163公分,怎麼了嗎?」醫生接著又問,「那老公幾公分?」我也老實地回覆,「178公分。」只見醫生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你的寶寶手腳都非常長,大概大了實際週數兩週。」這下,換我緊張,我趕緊問醫生,「那這是正常的嗎?我會不會很難生?」醫生笑笑地回我,「這就跟有人長得高、有人長得矮是一樣的道理,好不好生並不只是因為身高的因素,不用擔心。」於是我也稍稍安了心。

直到最後進行到生殖器的檢查,這才給我來個大大的回馬槍。醫生照了照,直接說,「應該是個小女生喔!」我馬上跟醫生反應,「可是產檢的醫生說是男生耶!」醫生皺了皺眉,又問,「產檢醫生是哪週告訴你的?」我回他,「產檢以來,醫生都說是男孩。」所以醫生又再說了一次,「可是我覺得不像男孩耶!可能之後要再確認一下喔!」

聽到寶寶的性別可能翻盤,一時之間,我也茫然了,明明我就已經做好寶寶是個男孩的心理準備,在尋找胎教書籍、文章的時候,也特別留意男寶寶的教養問題,現在醫生卻突然宣布這個消息,到底叫我情何以堪?所以當醫生再次告訴我,寶寶的一切發展都非常健康,我只是無語地看著他,就拿著剛出爐的報告,恍惚地走出檢查室。

回家立刻跟阿良報告這個消息,沒想到把拔聽到醫生稱讚寶寶的手腳修長、器官健全就得意得不得了,完全不理會馬麻對於性別的糾結。雖然我也知道生男生女都是我的寶貝,但是我就是想要一個確定的答案啊!我想要知道該去買什麼顏色的費雪小海馬啊!把拔聽到我的無聊煩惱之後,直接霸氣地說,「把拔兩個顏色都買,他想要抱哪隻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