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15, 2014

撲朔迷離的性別謎團

在安胎藥吃完之後,由於肚子還是會不定時地緊繃、脹硬,所以決定再讓主治醫生仔細確認一下。醫生看了先前的安胎數據之後,他認為情況沒有那麼危急,可能是因為胃脹氣、膀胱發炎等胃腸問題,刺激了子宮收縮,只要我將這些毛病都根治,應該就能大幅減緩宮縮的頻率。

為了讓我分辨宮縮跟胃脹的差別,醫生特地叫我躺著,在我的肚皮上敲敲打打,腹部立刻發出像是拍打西瓜的聲響,醫生還打趣地說,「妳的肚子實在是脹氣得太嚴重,根本就是即將臨盆的大小。」醫生也告誡我,盡量減少澱粉、甜食的攝取,因為這些食物會讓我更加容易脹氣。偏偏懷孕之後,我最想要吃的東西就是珍珠奶茶、慕斯蛋糕、紅豆餅、巧克力等等,這下真的必須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慾了,不然胃脹起來,真的是讓我痛到想要打滾。

既然都已經躺下,醫生也順便幫我照照超音波,寶寶看來還是非常活潑,踢來踹去的,而且短短一週,他的體重已經從800公克增加到1150公克,明明我也沒吃什麼營養的東西,他自己居然默默地長大,我只能說生命真的是太神奇了!

自從做完高層次超音波,被另外醫生斷言,寶寶看來不像男生之後,媽媽就一直非常好奇寶寶的性別,於是她立刻把握機會,發揮歐巴桑不怕羞的精神,單刀直入地詢問,「醫生,我有一個疑惑,先前你告知寶寶是男生,但是之前做了高層次超音波,那個醫生卻說寶寶不太像男生耶!可以請問你,他究竟是男是女的?」聽到我媽的提問,我的心裡冷了一下,心想,「妳也太有種了吧!直接挑戰醫生先前的判斷,他還要幫我接生耶!到時候他把我丟在待產室不聞不問就慘了!」

不過,醫生的修養看來似乎還不錯,他直接下移至寶寶的重要部位,看了一下之後,吐出一個含糊不清的答案,「應該是女生啦!不過有臍帶干擾耶!應該是女生啦!」寶寶的性別到底有沒有這麼撲朔迷離啊!他都已經27週了,不是應該要一目了然嗎?為何感覺醫生總是對我打馬虎眼,我也沒有性別歧視啊!只是想知道寶寶是男是女而已嘛!所以在背著寶寶將近七個月之後,我要重新定義我對他的認知,應該是個女孩,不可以再叫他臭小子了!



回家馬上和阿良報告回診的狀況,順便告知寶寶極有可能是個女孩,看著寶寶的臉部特寫照片,我哀嚎著,「我覺得他長得一點都不像我!嘴唇這麼厚,雙頰那麼肥,一定是長得像你,連醫生都看了好久,才勉強說出,『寶寶的鼻子像媽媽耶!』這種鬼話,我看你要幫他多準備一些嫁妝,以防他嫁不出去。」

但是情人眼裡總是出西施的,阿良一看到疑似他的前世情人的照片,他就立刻大讚「可愛得不得了」,他認為他的寶寶一定是世界上最可愛的生物,對比他平時批評路邊小鬼的狠勁,我再次相信,當了爸爸之後,眼中所發射的愛之光波,大概足以蒙蔽他平常最自豪的理性吧!

星期一, 5月 12, 2014

讓人措手不及的安胎

母親節前夕,我過著跟平常一樣的生活,先去早餐店悠哉地吃了一個紐澳良雞腿堡套餐,還痛快地看完最新一期的壹週刊,才回到媽媽家準備迎接股市開盤,做一個稱職的菜籃族。

殊不知下午收盤沒多久之後,我就覺得後背、後腰痠得不得了,肚子也悶悶地痛,甚至還拉了肚子,不過神經大條的我,只當自己是吃壞了肚子,就到床上小睡一下,希望能夠減緩症狀。

其實午睡的品質不是很好,翻來覆去,一下子腰痛,一下子腹脹,全身都不太對勁。但是我又樂觀地想著,現在的我才懷孕26週,每次產檢的數據也都很好,所有行動都無異於懷孕前的狀態,大概是我想太多了,說不定懷孕就是會三不五時出現一些不適的情況。

沒想到晚餐過後,情形嚴重了許多,因為胃脹而吃不多的我,馬上就把晚餐吐得一乾二淨,腰痛也已經到了我無法忍受的地步,肚子也開始抽痛,寶寶又瘋狂地躁動,這下我也明白情況似乎不是很妙,匆忙和阿良報備一聲,我就和媽媽趕往遠華。

因為當日我的產檢醫生沒有排診,所以直接請診所另位醫生幫我看診。提到後背、後腰痠痛以及胃脹,醫生只是淡淡地告知,可能是懷孕中、後期所引發的胃食道逆流以及膀胱發炎,只要少量多餐、多補充水分即可改善。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醫生還是請護士帶我到待產室測量寶寶的心跳以及宮縮。

到了待產室,我的肚子還是不太舒服,護士要我平躺,將兩個儀器綁在我的肚皮上,說明需要監測40-60分鐘。此時的我還轉著遙控器,想看個節目打發時間,一心覺得自己很好,只要吃藥、多喝水,就能安全回家。

監測了半小時之後,護士急忙跑進來,拿了兩個粉紅小藥丸要我吞下,她告訴我,「我的宮縮情形不是很好,要先吃安胎藥幫助鎮定,吃藥之後,必須再測量一個小時,看看情況是否趨緩。」於是我便乖乖地吞下。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這次換醫生跑上來,他皺眉跟我說,「妳的宮縮情形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得非常規律,宮縮指數甚至來到70-80,這已經是待產的指數了,這樣下去,可能會早產喔!」我一聽完,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愣愣地詢問醫生,「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醫生馬上要我留院觀察,直接施打藥效更強的安胎點滴,並且先注射肺泡成熟針,以防寶寶早產,肺部功能出現嚴重問題,增加寶寶的存活率。

六神無主的我只好乖乖地跟著護士移向留院觀察病房,打上點滴,將儀器綁在身上,最後在手臂注射一針肺泡成熟針。因為我已經無法動彈,只要稍微挪動身軀,宮縮指數就會飆升,所以都是由媽媽與阿良連繫,轉告我目前的情況。

在醫院整整躺了一晚,我的宮縮指數總算被壓了下來,大概維持在15-20之間。隔天一早,醫生又來探望我一次,他說,「目前就是要慢慢降低點滴的滴數,若是都沒有問題,就可以改換口服藥,再觀察兩個小時,如果沒有太大的變化,就可以回家吃藥安胎。」

幸好後來的宮縮指數都算緩和,只有改為吃藥的時候,宮縮有幾次來到30-40之間,不過醫生認為還算穩定,所以我終於在下午三點半出院了,可以好好洗個澡、睡個覺了。不過護士除了叮嚀我晚上需要再回診測量宮縮之外,還要再打第二劑的肺泡成熟針。

經過這番折騰,我不敢再認為自己身強體健、健步如飛了,現在大多都是在家躺臥,滑滑手機、平板或是看看書,並且乖乖地按時四個小時吞一顆安胎藥,仔細觀察肚皮宮縮的情形,若是出現異常,立刻就要趕回醫院報到。雖然不知道我的安胎生涯要到哪時才能結束,不過我也只剩最後三個月的孕期,為了寶寶的健康,我決定跟床還有沙發盡量培養感情,請讓寶寶可以安全地待在我的肚子裡,直到他長成的那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