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9, 2014

懷孕36週的產檢

此次的產檢需要進行內診,檢測產道是否存有乙鏈球菌,儘管乙鏈球菌常見於人類皮膚表面,也可能出現在生殖泌尿道、直腸之中,但是卻可能導致新生兒在經過產道之時,暴露在受感染的風險,造成敗血症、腦膜炎、新生兒肺炎,甚至可能致死,或是留下神經系統後遺症,所以乙鏈球菌檢測已成為健保給付的檢查項目之一

因為需要在男醫生面前脫下褲子,讓我覺得非常尷尬,於是我就請老媽陪伴。媽媽聽到我的無聊顧慮,立刻就翻起白眼,要我多加訓練「恥度」,畢竟不久的將來,會有許多護士、護理師、醫生來探視我的下體,所以我必須習慣這些事情。其實內診也不是多麼恐怖,就是拿個棉花棒採集產道口的分泌物,送去化驗,大約一至兩週便能知道結果。

最近兩週,我的腳板、腳踝、小腿已經腫到無以復加的地步,體重也增加了兩公斤,我苦惱地向醫生訴苦,沒想到醫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已經到了後期,這個無解啦!有時候也不是媽媽吃得太鹹,而是子宮壓迫到下肢,所以血液循環就變差了,生完就會好啦!反正你的血壓跟尿蛋白都正常,不會有事的啦!至於體重,反正都是水腫嘛!不用在意啦!之後就會恢復了啦!」自從我回到台灣之後,每次產檢,醫生總是以一種「這些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口吻,回答我的所有問題,雖然我也常常跟阿良抱怨,「我覺得醫生都在練蕭維耶!」但是或許就是醫生這樣的態度,所以我的整個懷孕過程都感到非常輕鬆、自在,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不知不覺地,我也背著寶寶走過了九個月,醫生告知寶寶的體重已經來到2650公克,隨時都可能出生了,叫我要趕快勤做運動,才能順利生產。這兩週以來,我已經感覺寶寶不斷地在「探路」,一直猛鑽我的陰道,痛得要命,常常我都會尖叫地要寶寶輕一點,半夜也常常無法入眠,讓我相當苦惱。不過隨著預產期的逼近,郭阿拔終於確定在七月底回來,再過個一週,我們一家三口就能團圓了!阿拔會在台灣待到九月中,陪著我一起坐月子、一起當熊貓人。為了讓把拔能夠體驗胎動、產檢的過程,我現在的行動又更加小心了,所以的動作都放慢速度,也不停跟寶寶喊話,要他乖乖地待到38週之後再出來見客,讓把拔也能參與。


最近我也和媽媽開始準備寶寶的衣物、用品,我還替他添購了一個專屬小櫃子,放置所有寶寶的東西,至於他的嬰兒床,就等待歸心似箭的把拔回來幫忙組裝吧!我相信他的把拔會非常樂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