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08, 2015

餵母奶的美麗與哀愁

在芮芮出生前,我一直抱持著「有奶就餵,沒奶就補配方奶」的心態,儘管我在懷孕過程當中,絲毫沒有脹奶,罩杯完全沒有變大,只有圍不斷在增加(因為變胖了啊!),不過我還是樂觀地覺得自己一定會有奶,殊不知在生完之後,就是追奶地獄的開始。

大概是因為自然產的緣故,本人我恢復非常神速,只躺著休息了三個小時就能下床跑跳,雖然有插尿管,但是排尿還是非常順暢,除了子宮還沒收縮,肚子大了一點之外,一切都與常人無異。

護士幫芮芮做完簡單的清洗之後,就把她推到我的個人病房,開始為期三天的母嬰同室。當天我馬上就嘗試親餵,想當然一滴奶也沒有,只能補餵30ML的配方奶,不過這時我一點也不擔心,仔細爬文的我明白,剛生產完是不會那麼快就有母奶的,過個幾天,我就會分泌初乳了。所以母嬰同室這三天,我每餐都先親餵,藉由吸吮乳頭來刺激母奶分泌。雖然我到出院那天,才在護士的幫忙之下,用手擠出幾滴奶,但是因為一直讓芮芮吸吮,所以我的子宮收縮情形良好,出院就不再需要服用收縮藥,不過不得不說,子宮收縮真的是痛爆了!大概跟陣痛差沒太多。

回到家以後,我開始認真追奶,每天都把媽媽幫我準備的通天草茶、紅棗茶喝光光,甚至還喝了兩大箱(大概將近一百瓶)的黑麥汁,我真的很討厭黑麥汁的味道,但是大家都說那是發奶聖品,為了芮芮,我只能硬著頭皮喝了,只是這些努力都還是無法讓我的奶量增加,我只能把母奶當成是保健食品,一次擠個30-40ML給芮芮喝抗體。

擠了老半天才有的30ML
那個時候的我真的快要被逼成憂鬱症了,可能產後賀爾蒙還沒調整平衡,一點小事都會讓自己往死胡同裡鑽,婆婆說的「沒有媽媽奶喔!那只好喝爸爸奶啊!」、「你不要想要漂亮減肥,小孩比較重要。」或是「今天奶有變多嗎?你有沒有多吃啊?」這些話都會讓我很難過,我真的很努力吃了,但是我就是沒奶啊!而且我明明歷經種種艱辛,好不容易才生下這個小孩,骨盆開了、肚皮鬆了,就連下體也被劃開一道傷口,為何不能讓我好好休息?這種因為追奶而累透的身體所產生的母奶真的比較營養嗎?

一直到芮芮滿月、阿良飛回雪梨,我的奶量一直都沒有增加,芮芮也不愛親餵了,因為她每次都努力地吸了一個多小時,還是無法吃飽,接著都要再補120ML的配方奶,就算我餵完再擠,也只有30-40ML。到了後來,芮芮更是排斥乳頭,只要接近就立刻嚎啕大哭。走投無路的我,最後只能求助哺乳門診,我揹著芮芮到青年診所找哺乳權威的女醫生,她教我如何親餵、如何擠奶,我回家就依樣畫葫蘆,但是也沒有什麼起色。

接著,我又經過朋友介紹,找了坊間通乳師來我家幫我通乳,當通乳師用力按壓我的胸部,試著幫我暢通乳腺的時候,我真的痛到掉淚,通乳的痛真的比陣痛還強烈,因為我根本沒有脹過奶,所以通乳師也認為按摩的效果不大。當我看到已經被按得青青、紫紫又黑黑的胸部卻擠不出更多的奶,我真的整個人崩潰了,我不斷地大哭,心裡只想著「為什麼我的付出無法得到相等的回報!」

因為這場大崩潰,嚇到我媽,也讓我開始正視產後憂鬱這個問題,突然間,我就想開了(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阿良已經飛去雪梨,我不會再聽到婆婆的酸言酸語),雖然我沒有足夠的奶可以餵飽我的孩子,但是我可以提供抗體給她啊!醫生也說,「母奶只要有餵,就會有抗體!」有了這樣的轉念之後,我開始不再糾結為何我只能擠出這些,我逐漸恢復正常的生活,把專注力轉向與芮芮磨合生活作息(畢竟她也是日夜顛倒到三個半月啊!)

幸運的是,在一場聚會之中,阿良的同學正好也生了孩子,老婆的奶多到不行,也有捐給母乳中心,品質自然是安全無虞,她願意無條件將珍貴的母奶從台中冷凍宅配到台北給我,我真的非常感謝她,於是芮芮就這樣喝母奶到四個半月,一直到了她的每餐奶量直逼180ML,對方也已經越寄越少,我才停止擠奶,讓芮芮完全喝配方奶。



現在回想追奶這條路,儘管只有短短不到五個月,但是真的走得很辛苦,很多辛酸是無法跟遠在雪梨打拼的阿良抱怨,就算跟他說了,他也無法感同身受,而且他隻身在外,一切生活起居都要靠自己張羅,至少我的身邊還有家人能夠幫我擦乾眼淚。自己親身經歷這些之後,我才發現台灣真的太過「母乳納粹主義」了!沒有餵母奶的媽媽彷彿就犯了滔天大罪,故意想讓自己的孩子身體變差,只是這些人從來沒有想過,孩子是從媽媽的體內生出,還會有誰能比媽媽更在乎孩子的健康呢?請不要再給少奶媽媽壓力了,他們真的比誰都希望能夠有奶,即使奶多到塞成硬塊,甚至變成乳腺炎,對我來說,真的也是一種奢侈的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